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时不惘我》时间不惘我 第六章 他被我非礼了 时不惘我娘受

《时不惘我》时间不惘我 第六章 他被我非礼了 时不惘我娘受

发布时间:2021-01-16 18:01:2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小文轻与鱼 状态:已完结

新书《时不惘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文轻与鱼,主角许逸,小奶,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觉得很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的三

>>>《时不惘我》在线阅读<<<

《时不惘我》免费试读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觉得很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的三个好朋友。

在我大二那年,曾经去过王知辋和母校,因为我没见过国内的大学到底是怎么样的,甚至抱着好奇心,我还陪王知辋去听了一个讲座。

那是我第一次见幸子,齐下巴的文艺短发,身穿白底蓝色绣花旗袍,她抱着一本古籍走向了讲坛,步履轻柔,对的,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形容词,就是轻柔。

给人一种山月淡于心的感觉,这种女生我只在民国的电视剧里见过。

她放下那本厚厚的古籍,板着脸严肃开口;“大家好,我是二月花汉服社的社长,叫我幸子就好,很好记的,幸福的幸,老子的子。今天就由我来向大家讲解一些辩论的技巧。”

幸子依旧是冷着脸说话;“我这次刚拔牙不久,为了避免被你们看到我嘴巴漏风样子,维持我的形象,我得全程保持高冷。”

果然她的高冷是装的,她很幽默风趣,讲课过程虽然语气不善,但是的确很有趣,笑料不断,完全不枯燥。

第二次见到她时,我提起这次初遇,玥玥揉了揉发尾;“那是因为我真的很讨厌辩论,我被班长随便乱点兵才去的参加的辩论赛,没想到抱着一肚子的怨气去参加的比赛,到决赛时把对方辩手弄哭了,我还得了最佳辩手。”

“所以你根本就没拔牙?”我察觉到了端倪。

她“嗯”了一声;“对啊,我不想演讲又不得不讲,因为辩论社社长找了我好多次,可我面对台下实在笑不起来。”

我一口气喝下一杯可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明明是对着大家发脾气,不给大家好脸色看,可大家却偏偏为她乐在其中的。

必须得做个朋友。

玥玥是幸子的同班同学。

“喂,为什么我们要走这条路,纪委就在附近演讲……”一个女生说。(为了方便叙述,暂且称她为A)

“有什么要紧的,她在演讲又看不见我们,我们第一节课已经签完到了,第二节课直接走又没人会发现我们,走这边会更近一点。”另一个女生说(暂且称她为B)。

女生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A还在犹豫;“可是很容易会被发现的,万一匡幸子发现了我们逃课,我们就死定了。”

女生B不同于A的怯弱,抱着赴死的勇气;“没事,为了学长的比赛,我们死几次都无妨。”

她们拐了一个弯就遇上了我。

我拉着其中一个小声说;“你们纪委在楼下的教室里,前门是开着的。”

知道我只是出来上厕所的,等下会回到楼下教室里去,女生B和我加了微信,让我帮她们放哨。

演讲结束了,我问玥玥;“学长的比赛看得怎么样了?”

玥玥;“趁着阳光正好,我拿着相机拍了他很多张照片。”

“然后呢?”我问。

玥玥;“他发现了,笑着给我比了个中指。”

我第三个朋友叫慕卿,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时,我首先是疑惑。

换了国内的卡之后不久,我接到一个电话。

我;“喂?”

电话那旁;“喂,是慕卿吗?”

我;“不是,你打错了。”

第二次又是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个女孩子,她问我;“喂,是慕卿吗?”

第三次是一个壮汉,“是慕卿吗?”

第四次是一个很年轻的少年音;“喂?慕卿……”

第五次……

第六次……

……

我已经接到了不下十次来自不同人的电话来问这个名字了。

在深夜里和工作时也接到过很多很多次,到了后面,我接一个就解释说我不叫慕卿,然后把那些电话号码直接拉黑。

被骚扰了无数次之后的某个下午。

又是一个陌生电话,工作需要,陌生人的电话我还是必须得接的,万一是合作伙伴,拒绝就不行了。

我接起来;“喂?”

电话那边隔了几秒才回;“喂?是慕卿吗?”

我当时正在吃东西,不知怎的,声音有点沙哑地说了句;“她死了。”

然后就掐断了电话,照旧拉黑。

之后我就再也没接到过骚扰电话。

过了半个月。

又来了陌生电话。

“喂?你是谁?”一接通电话对方就直接开口了,是一个御姐音。

“刘思坷,你有事吗?”我问。

“刘四颗是吗?”她不确定地重复道。

“算是。”反正我外号就是这个,没什么差异。

御姐音质问我;“你为什么要说我死了?”

我懂了;“原来你就是那个慕卿?”

“嗯。”她应道;“所以你为什么要胡说?”

我诚心诚意地说;“抱歉,我当时被骚扰电话折磨得要死,一气之下就胡说了。”

她火气未消,仍是质问我;“你知不知道你乱说了之后,我男朋友差点就给我建了一个坟?”

“这么严重啊?”原来最后一个电话里那个好听的声音是她男朋友。“那我真的很对不起。”

“你被打了很多个电话吗?”安静了半晌,她问。

我统计了一下,差不多30多个了吧?于是我说;“对的,不然我也不至于说到那个地步。”

“那没事了,我可以理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御姐音语气缓和了些。

我松了口气,“真的不要紧了?”

“嗯,现在我和我男朋友已经结婚了……”御姐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其实我或许还要谢谢你……本来我们之间还有很大的矛盾的……”

我看了一下来电所属地;“看你电话也是B市的,你现在人在B市吗?”

“对。”她回。

“那我们见个面吧?我说错了话,请你吃饭道歉。”我下床在书桌旁坐下,翻了翻日历:“我明天就有空。”

“不必了,我气都消了。”她婉拒说;“没必要这么客气的。”

“别拒绝,我不是骗子。”我雀跃地说;

“主要想听一听你的爱情故事。”

……

慕卿站上茶几,拿着话筒高歌;“三天三夜,三更半夜,跳舞不要停歇……”

“啊!”一声高亢刺耳的尖叫响起,玥玥抱着话筒大叫;“为什么我没有男朋友?”

幸子不悦地训斥她;“喂!今天是我失恋了拉你们安慰我诶!你竟然胆敢比我还难过?”

“我怎么能不难过?”高玥抓住幸子稀薄的头发;“你都和你男朋友分手了,我还是母胎单身!”

幸子扯住玥玥的耳朵;“情伤的滋味比没有男朋友更难受好吧?”

玥玥抢过我手里的饮料猛喝一大口,指着我问;“你说!谁更惨!”

在幸子和高玥同时充满着威胁意味的注视之下,我慢慢举起一只手指,在她们之间停留一阵,最后指向我自己;“我最惨,幸子好歹有过男朋友,玥玥好歹有暗恋对象,我连喜欢的人都没有。”

闻言,幸子和玥玥对视一眼,双双抱住了我;“我们可怜的四颗啊……”

然后我们三个哭成一团。

哭着哭着,一个空的纸盒突然砸到了我们身上。

只见慕卿站在茶几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我们,不耐烦地开口;“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我唱歌的时候拿着话筒在旁边说话!”

“唔……”我们哭得更大声了,“这个结了婚的女人在凶我们……”

“她好坏……”

“幸福的人不懂我们的苦,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慕卿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叫了半天倒是哭一个啊,半滴眼泪都没有,演技差评。”

幸子翘起兰花指,嗔怪慕卿;“本来你就已经很重色轻友了,还总是欺负我们……”

玥玥做作地“哼”了一声;“友谊的小船翻了,大浪淘沙也救不回。”饶是我文化水平不高,也还是可以听得出这句话很奇怪,看来玥玥已经醉了。

……空气静止了一秒,两秒,三秒。

三个人齐齐看我。

我慢慢地喝了口饮料;“好想睡……”

下一秒就遭到了幸子和玥玥的暴打;“你个怂包!竟然到了这个时候都还是不敢说慕狗的坏话!”

“四颗,你这样,我就很看不起你诶!”

酒饱喝足,我们四人踉踉跄跄地走在路边上等代驾。

幸子整个人都赖在我的肩膀上;“哇,那个代驾有点帅。”

玥玥也抓住了我的胳膊,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这么帅怎么可能是代驾呢?。”

“长得帅……就不能做代驾吗?”幸子断断续续地说,口水喷了不少到我脸上:“你对长得帅的人有歧视”。

我昏昏欲睡的,一时有点站不住,擦了擦脸,大声说:“喂,我要倒了!你们给我松开。”

那个帅哥不疾不徐地走到我们跟前,好像刚想说话,就被我给拦住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晃了晃脑袋,试图清醒。

帅哥有点意外,一时莞尔,应道;“是。”

玥玥嫌弃地戳了戳我的脑袋;“四颗,能不能有点新意?”

幸子也表示不看好;“对,这句话已经老掉牙到电视剧里都开始吐槽了,你怎么还拿出来用?”

我很是无辜;“我没有搭讪他啊,我只是感觉我真的好像见过他,我是真的觉得他眼熟啊。”

“思思。”来人好像是叫我,他说;“过来,跟我回家。”

玥玥一拍脑袋,如梦中惊醒;“我见过你,你是那个谁?张什么爵吧?”

来人补充道;“张子爵。”

“你们三个在磨叽什么?”慕卿跑了过来,她酒喝得最少,所以她负责给代驾联系;“代驾来了。”

“哦,那再见!”幸子松开我,和张子爵挥手。

我和玥

时不惘我

时不惘我

作者:小文轻与鱼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新书《时不惘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文轻与鱼,主角许逸,小奶,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觉得很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的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