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妻主太执绔夫君要抱抱 第16章 再见非少年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耽美狼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妻主太执绔夫君要抱抱 第16章 再见非少年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耽美狼

发布时间:2019-10-20 06:08:2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壹元君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是壹元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世安,赵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子觉将汉白玉长笛收回,插入腰间玉带,难得行礼。 “失敬,失敬,原来是同道中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你同道中人。”许萄吓了一跳,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在线阅读<<<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免费试读


子觉将汉白玉长笛收回,插入腰间玉带,难得行礼。

“失敬,失敬,原来是同道中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你同道中人。”许萄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兰娘今天还炖了鸡汤等着她回去喝呢。怎能是中原佛门雏形的道中人呢?

子觉尴尬的收回手,“小友贵姓,改日定登门请教。”

“我姓许,单名一个萄字,葡萄的萄,你有空可以去杜陵村找我。”许萄扬起笑脸,随即转身与赵洵挑了几根细竹子吃力的准备回葡萄园。

倏地身上一轻松,她转头就看到子觉单手将所有竹子全部提起,不免花痴又犯。

“葡萄??”子觉帮她抬起细竹子询问道,他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葡萄,只闻其名。

青翠欲滴的竹叶中,许萄小跑几步带起几片枯黄的竹叶,伫立在他的前面,伸出小手拉着他宽厚的手掌,纤细滑嫩的食指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写着。

“萄,葡萄的萄。”

赵洵急忙上前来,将许萄的手拽回自己手心,保护姿态对向子觉。

“萄萄小,不懂礼节,有冒犯的地方,还望海涵。”

子觉拿出另外一只手捻着被许萄轻画过的手心,“无事,无事。”

然而,许萄却一脸不在意,上前几步,悄声询问。

“子觉,你能帮我把竹子的节全部打通吗?”

打通之后做水管!之前,水车已经能够将水运到葡萄园边蓄水池中,她现在做的便是将葡萄需要的水肥投放到每棵葡萄根部。葡萄不喜雨多是因为容易得病,但并不是不需要浇水。她改良版的古代滴灌技术,将竹子管道埋在葡萄地的每根葡萄下,需要施水肥时,直接打开活动开关即刻。

“有何不可。”子觉乐意效劳,三下两下便将所有竹子节打通。

山顶辞了子觉,二人沉默回家,直到葡萄园门口。

赵洵看着还在泛花痴的许萄:“萄萄,你喜欢练武之人?”

“嗯?练武之人?喜欢!”算是喜欢吧,练武之人能帮忙干葡萄园的活,还能节省工时,可不喜欢。如果现代有练武之人,她葡萄园能节省不少人力成本。

赵洵沉默了,与她一道将竹子搬回葡萄园,按照许萄的指挥埋入泥土之后,便早早回了家,沉默吃了晚饭,早早爬上了榻。

兰娘特意过来询问,可是许萄惹哥哥生气了,许萄摇头,她啥时候惹赵洵生气了?

旭日东升,第二日卫登踏着朝霞来了杜陵村。今日,赵洵第一日拜张贺学艺,因着可以见到美男张世安,许萄原本也想随着一同前往,无奈葡萄园的事情太多。故,一早二人便分了道,扬了镳。

张家在杜陵村买了个宅子,一番布置很是豪华。张贺因是首次教导赵洵,故出了一番题目来考察赵洵的目前的学习程度。

赵洵本就聪慧,又因之前广汉拿过很多书过来,隔壁董老汉家祖上也是文人,时常会教赵洵认字,王秀才又常来为他解惑。故赵洵应答如流。

“汉初时,举国实行黄老之道,后武帝在位时,独尊儒术。公子觉得可妥?”

“国家初定,是以休养生息,后国家富足,故尊儒术,统一文化思想,稳固统治,没有不妥。”

张贺捋着黑山羊胡子,眯着眼睛,频频点头。

“当日武帝长安送先父去往西域联合大月氏,共抵匈奴,无奈被扣十年又三,先父张某远赴西域,却无功而返,公子如何看待。”

赵洵恭敬作揖,“少年时,遥相送远行;归来时,再见非少年。张大人少年踏马西行,中年赤足东归,用十三年的时间,带回西域诸邦文化,这些都是非武力可抵的价值。功在千秋,可利万世!其对我整个华夏民族的影响不可估量。”

张贺眼中泛着水花,由衷作揖,感谢赵洵的中肯评价,随后将赵洵请入上座,自己坐于左侧。再将卫登请至右侧。

卫登刚一入座,他的侍卫昌西火急火燎来禀报。

“公子,武艺师父有下落了。”

赵洵一听,忆起昨日在竹子林中的种种,想着许萄眼中的钦羡,还有那声声喜欢,急切询问。

“现在何处?”

张贺起身,“公子有这等气魄,学习文韬武略,定不输先祖。”

赵洵致歉的空档,就有卫府的人领了武艺师父入内。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

作者:壹元君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是壹元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世安,赵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子觉将汉白玉长笛收回,插入腰间玉带,难得行礼。 “失敬,失敬,原来是同道中人。” “不是不是,我不是你同道中人。”许萄吓了一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