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绝六宫》凤绝天下 小说目录 凤绝六宫SM

凤绝六宫

古代言情已完结

《凤绝六宫》作者:夜场梦多,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凤玉,张凤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次日一早,皇上亲率文武百官和后宫众人一起赴太庙祭祖。祭祖之前,张凤吟先把凤玉先交还太后,需太后和皇上禀明历代先祖后再交给她,以示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0:11: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绝六宫》作者:夜场梦多,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凤玉,张凤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次日一早,皇上亲率文武百官和后宫众人一起赴太庙祭祖。祭祖之前,张凤吟先把凤玉先交还太后,需太后和皇上禀明历代先祖后再交给她,以示

《凤绝六宫》免费试读

次日一早,皇上亲率文武百官和后宫众人一起赴太庙祭祖。祭祖之前,张凤吟先把凤玉先交还太后,需太后和皇上禀明历代先祖后再交给她,以示玉上已有先王之灵,受玉之人从此可得先王庇佑。

吉时已到,张凤吟跪在历代先皇的牌位前把玉佩交到太后手中的时候,太后只是看了两眼,便要转身下拜。此时外面传报说有两名宫女求见,皇上当即不悦,“哪里的宫女这么大胆,不要命了么?竟然敢阻扰祭祖大典。”

可是现在正在祭祖,若是在历代先皇面前杀人,恐对祖宗不敬。皇上只能暂时隐忍,先将她们押出去再说。正要下令的时候,又有人传报说宫女所说之事和凤玉有关,请求面见皇上太后。事关先皇的凤玉,可轻可重,皇上不得已只得暂缓拜祖祭祖。命人将两名宫女带上来。

却见进来的那两名宫女正是太子妃身边的紫竹和紫兰二人,她们看到张凤吟的瞬间,眼神惶恐不安,立时便转过了头去,不敢再看着她。

皇上怒道:“你们适才说有关凤玉一事,有事要向朕禀报。快快说来,若是信口雌黄,有心扰乱祭祖,亵渎先皇,朕非将你们灭九族不可。”

紫竹身体颤了两抖,“奴婢不敢打扰皇上,只是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禀告皇上。太后手上的凤玉不是真的,真正的凤玉已经失窃,太后今天所看到的的凤玉,是太子和太子妃合谋到宫外找人打造的赝品。”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太子和太子妃竟如此大胆。

太后听完宫女的陈诉,满怀疑惑地看了看凤玉,只觉得这凤玉新了一些,其他的并无不同,“你有何证据说这是假的?”

紫竹道:“有,因为真玉就在女婢手中,请太后明鉴。”说着拿出了一块相同的凤玉,左右已经呈给太后过目。太后又反复对比了一下,这位宫女所呈的凤玉形状大小一般无二,色泽倒是比张凤吟所呈的深了一些。太后在外观上分不清真假,但凤玉是她佩戴数十年的物件,拿在手上的重量她却是一清二楚,外观可以作假,重量必定不会一模一样。

太后将两块玉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会儿,正色道:“这个宫女呈上的这块凤玉果然是真的。只是哀家不明白,既然凤玉在太子妃手中失窃,又怎么会在你这里?”

紫竹道:“回太后,凤玉并非失窃,而是太子妃不慎遗落,被奴婢找到。”

太后问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为什么不直接交给太子妃?”

紫兰插口道:“回太后,我们本欲交给太子妃,然太子妃发现凤玉不见后,只和太子在内室商量了一阵便恍若无事,此后更没有寻找凤玉的下落。奴婢当时心想,这凤玉何等贵重,太子妃何以遗失之后仍旧不痛不痒,亦不在寻找,奴婢觉得其中大有蹊跷,于是就暂时秘而不宣。到了昨日才知道他们当日所谋的就是要造快假玉,以假乱真来欺瞒皇上,故奴婢顾不得主仆之礼,冒死揭发太子和太子妃的罪行。”

她口口声声都是为了维护皇室的尊严,这么一来在场的人都不会觉得她出卖主子是多么的不忠,反而在众人眼里都会觉得她有胆有识,虽对主子不忠,但是大忠于皇上,只是最高意义上的忠心。

皇上追问道:“太子妃,这两位宫女说的是真是假?这块凤玉是不是假的?”

张凤吟直到此刻方知原来她们是别人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细作,为的就是这一天,“是的,凤玉已失窃,这块却是假造的。”这句话等于不打自招地承认了自己所有的罪行。朝臣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矛头皆是指向张凤吟,说她胆大包天,以假乱真,罪无可赦。

正好大理寺卿文大人也在场,说道:“皇上,张凤吟不但丢失国宝,还伙同太子,制造赝品,欺君犯上,望皇上按照律法解除婚约,治张凤吟死罪。皇太子身为储君,竟然同流合污,一起欺瞒皇上,请皇上连同太子一并治罪。”

皇上看着朱祐樘,眼神里包含着极大的失望,“想不到你为了个女人,置祖宗家法于不顾,你还有何面目站在太庙之前,面对列祖列宗。”

“来人,将他们押下去听后发落。”

张凤吟道:“且慢,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皇上怒气不减,“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朕也不想听,押下去。”

太后忽道:“皇上且慢,哀家倒想听听看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张凤吟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们,“果真是你们要害我,枉我对你们那么真心真意,你们却处心积虑地要置我于死地。”

紫兰又道:“不错,张姑娘的确待我们不薄,可是你对我们再好,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我们也不能帮你。”此时知道她在劫难逃,也不再称她为太子妃,因为她只能去阴曹地府里继续做她的太子妃。

张凤吟内心失望到了极点,“好个忠君体国的宫女。”当场喝道:“你们在撒谎,自从太后赠玉之后,我从未戴在身上,这分明是你们趁我不在,偷去的。”这一声质疑,掷地有声,吓得她们又是一颤抖。

张凤吟见她们已然心虚,又追问道:”你们说这凤玉是你们捡到的,那么你们现在就告诉皇上和在场的各位是在何时何地捡到的?”

紫竹道:“五日前的未时,奴婢在花园那里捡到的,想必是太子妃去御膳房的路上落下的。”

张凤吟道:“父皇明鉴,紫竹说我的玉佩是她五日前捡到的,然而祭祖之事是在三日前父皇和祖母才告知儿臣的,儿臣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又怎么知道凤玉是在五日前遗失,如何能怪我不尽力找回?”众人开始觉得她此言颇有道理。

张凤吟又道:“就算紫竹说的凤玉是她捡到的,她昨日就知道儿臣假造凤玉之事,她们口口声声说为皇上尽忠,为何昨日不去太后面前告发?若是她昨日告发,太后和皇上也可取消祭祖大典,如此做法才是维护了皇室和皇上的颜面。为何要在今天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前令皇室蒙羞?”群臣渐渐觉得张凤吟所说更为合情合理。

张凤吟道:“父皇,我看她们的目的是为了等儿臣拿出假玉之后,坐实了儿臣欺君之罪,好置儿臣于死地。她们捡到国宝却匿而不宣,实乃偷盗国宝之大罪,乃是不忠。她们是我宫中婢女,明知此玉对我何其重要,却要在儿臣交出假玉之后再拿出来,故意构陷儿臣,实乃不义,这种不忠不义之人,请父皇圣裁。”

两名宫女被拆穿后想必是做贼心虚,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文大人道:“这两名宫女纵然存心构害太子妃,然张凤吟和太子确实伪造凤玉,欺君罔上,请皇上仍旧治张凤吟死罪,将太子贬为庶人。”

张凤吟忽笑道:“文大人此言差矣,我和太子并未欺君,伪造凤玉之事我们是得到了太后的首肯才去做的,”

太后此时才道:“不错,此事确实是哀家授意他们去做的,哀家一早就知道凤玉丢失之事。”他们想不到太后竟然是整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在场的百官对太后此举大为诟病,觉得太后身为一国之母,明知道他们要欺君还要推波助澜,都等着看太后如何向皇上和历代先皇交代。

张凤吟听到他们对太后的议论,说道:“到了这一步,看来我要是不说出真相,只会让在场的各位有更多的揣测。”

当日张凤吟和太子翻遍内室都找不到凤玉的踪影,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被高手盗去,要么就是内贼所为。考虑再三之后,他们觉得后者更为可疑,因为就算是高手偷盗,如果事先不知道凤玉藏于何处,势必会把屋子翻个全乱,不会像现在这么整洁。

那么这件事最有可能是内贼所为,才会想着悄无声息地把物品归回原位。不管是谁偷去的,其目的很明显就是在祭祖大典上要治太子妃于死地。他们知道逼问是问不出来的,还会背上一个屈打成招的罪名,而且交不出凤玉,张凤吟依然是杀头之罪,于是他们决定想办法引出幕后黑手。

他们商议之后决定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实际上由太子立马去见太后,坦白凤玉丢失的事情,请太后配合他们造一块假玉来引出真玉的计划。

张凤吟从书桌上取来纸笔,笑道:“不知道太子爷丹青如何?今日想一睹风采。”

朱祐樘自幼在仁寿宫长大,对那块凤玉多有把玩,上面的图案,色彩等早已了然于胸,当即画了下来。张凤吟见他画得逼真,就连上面的凤凰图也勾勒得栩栩动人,如真玉一般,喝彩道:“妙,妙,妙,画得正好,即便我拿着凤玉对着画,也未必能画得有你这么好。”

他们出去之后,面对着翠微宫的四个下人仍旧摆出一副对此事一筹莫展的态度,不让他们起疑心。朱祐樘立刻回到仁寿宫向皇太后坦白一切,太后初时也是大为震惊,再三思量了他们的计划,觉得此计可行,于是派心腹太监李公公拿着太子所画的图纸到城东找一个名叫孙巧手的雕刻师,打造出一块一模一样的凤玉。

等到假的凤玉拿回来,再高调地说出自己准备要以假乱真的事情,好让有心人可以有机会抓住太子和太子妃的把柄。假玉之事口说无凭,他们猜祭祖那天怀有真玉的人一定会见机行事,如果假玉瞒不过太后,那么自然可以借太后的手治二人的死罪,万一假玉瞒过了太后,他们就会立刻把真玉拿出来控告他们欺君。

众人此时才恍然大悟,对他们处事

《凤绝六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