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兆》凤兆百度网盘 GC 凤兆别扭受

凤兆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兆》是百里墨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臻,穆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十五章恶毒之计 梦中…… 穆臻立在崖边,身上披着白狐皮大氅。山风将大氅吹得刷刷作响。 随着渐近的琴音,穆臻缓缓回头。 云家的马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00:09: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兆》是百里墨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臻,穆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十五章恶毒之计 梦中…… 穆臻立在崖边,身上披着白狐皮大氅。山风将大氅吹得刷刷作响。 随着渐近的琴音,穆臻缓缓回头。 云家的马

《凤兆》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恶毒之计

梦中……

穆臻立在崖边,身上披着白狐皮大氅。山风将大氅吹得刷刷作响。

随着渐近的琴音,穆臻缓缓回头。

云家的马车逆着晨光而来,马车四面包裹的淡青色绉纱应和着晨光,闪动着微微刺日的光斑。

车厢四角,各垂着一只镏金的银铃,和那琴音交相辉

映间,穆臻仿佛回到五年前,马车窗牖微挑,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随后手腕的主人轻轻开了口。

“相逢,即是有缘,可否邀姑娘同乘……”那声音如同乍起的江风,吹散了湖面的厚雾。

解救她于危难之时。

救命之恩,当以身为报。

她可以用自己的命去还那场相遇相救之恩。

却不能赔上整个穆家!

拨“云”方见日。

雪胎映“梅”骨。

春风拂“夏”雨。

鸡犬刻不“宁”。

这四句歌谣在云郡,上到八十老妪,下到牙牙学语的孩童都能唱上几句,云,梅,夏,宁四族。

“云”家为首。

这载着琴音,徐徐行来的马车,便是云家的。

马车至,琴音止,车门打开,现出端坐在车中的白衣公子,他的膝上置着一张七弦琴,车门打开的瞬间,他目光微抬,和穆臻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只听他轻轻一叹,手指在琴弦上微微一压,琴弦绷的一声断了。

而后,他柔声道:“阿臻,我们何以至此!”言语间的唏嘘直让穆臻觉得全身汗毛竖起。

她很想放声大笑,质问他一句,他们之所以走到如今这地步,不都是他暗中推波助澜的功劳吗?

旁人眼中高洁清贵的云家长公子,在穆臻眼中,早己是个脏心烂肺的东西。

“云霁,自你娶了穆欣那日起,我们二人便注定是这个结局了。”

未婚夫退亲另娶,娶的还是她的姐姐,这种事让穆臻觉得反胃的很,自己近两年瘦出了美人骨,也多是此人的功劳。

“阿臻,你该知我的。”

云霁似是无耐,似是无措,抬眸看向穆臻。

穆臻一直认为男人便当生成云霁这幅模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此刻却顿悟了,生成这幅面善心恶的样子,委实是扭曲的很,和面柔心黑的穆欣正堪配。

没从穆臻脸上找出过往的情意,云霁似是有些吃惊。“你误解我了,阿臻,我并无害穆家之意。”

穆臻笑的十分鄙夷,用眼光扫过云霁身后那队手执刀枪的黑衣护卫。

“你无意害穆家,穆家都落了个家破人亡,你若有意加害,穆家上下岂不是尸骨无存。

云霁,穆家如今只有我一人了……你要的方子,此时便在我手中。”

穆臻缓缓从袖子中掏出几张发黄的纸张,隐约可见纸张上写满了字。

云霁目光一凝,下一刻,穆臻手掌大张,冷风呼啸而过。

穆臻深陷梦中,正在迫不得已回忆生前之事时……

宁子珊悄无声息的进了院子。借着隐约的月光,他能将院中景致大概收入眼中。

小姐自然是要住在正房的。

此时院中漆黑一片,宁子珊面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势在必得来。

据那婆子说,这后院只有一主一仆。

虽然是被主家发派至别庄的小姐,可只有一个丫头也太寒酸了些。

想来,那婆子不便透露的主家,也不过是寻常人家。

这样一想,他便是和这位小姐来段露水姻缘,也不会有人追究的。

何况那婆子说的清楚。

这小姐本就不是个规矩的……

李婆子能做的,也就只是悄悄打开院门,至于房门,她便没那个通天的本事了。

宁子珊早有准备,他这人其实惯喜欢溜门撬锁的和小媳妇来个私相授受。

所以身上自备着开锁之物。

只是相比之下,还是和小媳妇浓情蜜意来的更顺手些,这拨门闩……

宁子珊动作委实有些笨拙……

就在宁子珊行这溜门撬锁之行时。

东跨院宁九屋中亮起了灯。

宁九一脸的狗改不了吃屎的嫌弃神情。

一旁宁十永远神情淡然,哪怕说着自家族弟正在做着毁人清誉之事时,语气也不见起伏。

“九哥,如何处置?”

“……这小子就是目光短浅。这等偏僻之处,能有美人?一个婆子几句疯话,便将他诓骗了去。”

宁九神情鄙夷。

“九哥,话题跑偏了。是不是美人不重要。”

难得宁十这时候,还一脸的平静。

宁九挑眉,觉得宁家出怪胎之说承不欺人。

“鸡犬刻不宁”之说,委实写实的很。

“……打听出后院那位姑娘的身份了吗?”

“穆臻。穆家嫡女。当年穆夫人生下她后身子病弱,很快故去了。穆家很快娶了穆夫人的嫡妹进门。便是如今的穆夫人。”

这事不难打听,给几个银子,下人没有不开口的。

只是再多打听些,那些下人便一问三不知了。

宁九终于正眼看向宁子初。

“即是嫡出,怎会流落至此?”

穆家在云郡,虽然不及四大家族有势力。

可四大氏族哪家有人染病,都要恭恭敬敬的请穆家人上门。

四大氏族中没有穆家,并不是穆家势弱。

而是穆家的家底都在京城。云郡穆家,不过是京城穆家的旁系罢了。

再加上穆家人不喜纷争,以济世活人为己任。

对于这些虚名,穆家似乎压根不在意。

穆家堂堂嫡出的小姐,竟然流落至此?

宁子初摇摇头。“据我所知,这位继任的穆夫人性子和善,待庶出的继女都视如己出。何况穆臻还是她长姐之女。”

“那个向十一告密的婆子又是谁?”

“姓李。这几年别庄一直由她和一个王姓婆子把持。

几天前,穆臻落水。而后竟然一改以往懦弱不争的性子。

很快便将那王婆子收服。这李婆子怕是不甘自此后只当个下人……

这才想到了这样一条毒计。”

将男子引进穆臻院子。

这事便是宁十这种不为外事所扰之人听了,也觉得太过恶毒了些。

穆臻堂堂穆家嫡女,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便罢了,如今竟然还有恶仆欺主。

“九哥,宁十一很快便能进屋了……”

《凤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