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女相驾到》女相陆贞传奇游戏 强受 女相驾到同人志

女相驾到

古代言情连载中

《女相驾到》作者:小专心,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侯苏恕,那一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前世里她被关着的这段时间,正是心中受到了重大打击的时候,恨不能一心求死,每天又哭又闹的,都不成个人样子,所以癞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9 06:11: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女相驾到》作者:小专心,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侯苏恕,那一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前世里她被关着的这段时间,正是心中受到了重大打击的时候,恨不能一心求死,每天又哭又闹的,都不成个人样子,所以癞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

《女相驾到》免费试读

前世里她被关着的这段时间,正是心中受到了重大打击的时候,恨不能一心求死,每天又哭又闹的,都不成个人样子,所以癞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被她打回去之后,就再没有来找麻烦。

这一次,事情开始向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

那女子虽然被踹翻在地,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的:“你敢动她!你敢动她当心爹回来抽死你!”

癞子嘿嘿一笑:“放心,等我办了你们两个,就把你们掐死扔到河里去,只和爹说,你带着她跑了!”

说着,癞子又折回去,用力地照着心口踢了那女子一脚,道:“别以为我知道,这几天你费心费力照顾这蹄子,不就是因为她说能治好你的脸吗?所以你个贱人就要带着她跑!”

那女子顿时语结,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被踢的地方疼得厉害,只能继续大声叫骂。

苏玉竹皱了一下眉头,原来是因为这个。

因着前世眼盲,所以苏玉竹的耳力要比一般人好许多,她和这女子说话的时候,可以确定这刘狗子没有在外面偷听。

所以大约是这女子别的时候,说漏了嘴。

此刻,狗子流着口水向苏玉竹走来,苏玉竹抛开心事,只是将手紧了紧。

狗子见苏玉竹这般冷静,又见她那张秀丽如花的脸,只觉得心中有团火一样,再也忍不住,立时扑过来,边扑边道:“好妹子,等哥哥教你怎么做人!”

可是,就在狗子扑过来的那一刻,苏玉竹却向旁边猛地一闪。狗子因为喝了酒,扑得太猛,所以脚下不稳,踉跄几下,就摔倒在了柴火堆上。

那狗子刚要叫骂,苏玉竹却一不做二不休,手中握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心中想着静心师太教给自己的事情,算好了位置,使劲往狗子的后颈处的风府Xue扎了下去。

顿时狗子惨叫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苏玉竹手中握着的,正是前几天她以之剜肉的瓷片。

“还真要谢谢姐姐,没将这东西扔了呢。”苏玉竹第一次这样伤人,语气虽然平静,握着瓷片的手却在颤抖,“不然可就真要遭了。”

其实,方才那样慌乱,她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扎准了地方。

不过好歹是让这人晕了过去。

苏玉竹下意识地摸向了腰间的伤口,心中一笑。

有些疼,但是却并没有裂开。可见这女子虽然缝得丑,却顶事呢。

苏玉竹还要再说话,突然就听见耳边有一阵疾风,显然是有人以什么东西,砸向了她站着的方向。

苏玉竹却一动不动地。

那道风自她耳边而起,只听见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原来是那女子拎了一个瓦罐,掠过她身边,用力砸在了那人的后脑。

瓦罐碎裂,鲜血直流。

苏玉竹站在那里,看着那一地的碎瓦,心中了然。

听见那女子抖着声音道:“我……我叫巧儿,刘,刘巧儿,你说过,能治好我脸上的,我脸上……”

刘巧儿脸色苍白,浑身比苏玉竹抖得还厉害,到了最后,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

苏玉竹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是,我一定治好巧儿姐姐脸上的恶疮。”

刘巧儿又颤抖了好一会儿,脸上才有了血色:“我爹后天就会回来的,我们快跑吧。”

苏玉竹依旧拉着她的手,点点头:“嗯,我们快走吧。”

刘巧儿先将家里藏着的银钱都拿了出来,这才拉着苏玉竹,开始向外跑了。

爹娘,女儿赌对了。

苏玉竹在心中默默地念着博阳侯夫妻二人的名字,她有些想哭,可是面对暂时和她在一条船上的刘巧儿,她还是将情绪压在了心底。

爹娘,女儿会回到京城,会让每一个害了你们的人,都付出代价。

正如女儿所想的那样。

外面已经是夜深人静,刘巧儿拉着苏玉竹跑的时候,还惹得村中的狗乱吠。

相较于苏玉竹的冷静,刘巧儿倒的确是慌不择路了,一直拉着苏玉竹跑到了村外,才气喘吁吁地站定。

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墨色的夜空一如苏玉竹在据海关时看见的那样,安静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刘巧儿这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想想方才那一幕,只觉得腿肚子都转到了前面。

“我们,我们要往哪儿去?”刘巧儿看了一眼苏玉竹平静却苍白的脸,小心翼翼地问。

苏玉竹的冷静,倒让她的心也稳了些。

砸了自己的亲哥哥,逃出了她自幼就想离开的家,脸上的恶疮又有了治愈的可能,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让这个一直自诩胆大的女子,第一次有了茫然。

所以这时候,推动了这一切的苏玉竹,倒成了她的精神支柱一般。

苏玉竹捂着自己的腰。

伤口似乎有些往外渗血了,不过还没有裂开,这也得益于她自幼随父母南征北战,所以体魄强健,虽然受了这样重的伤,又被她这样子剜肉折腾,却在昏睡了几日并刘巧儿的照顾之下,竟然好了许多。

看着苏玉竹捂着伤口的样子,刘巧儿这才反应过来她身上有伤,连忙过来俯身看了一下:“渗血了,不过不多。”

“嗯,”苏玉竹点点头,“如今不好赶路,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睡下吧。”

刘巧儿一愣:“不走吗?”说着,她还回头看了一眼村里,仿佛是担心那癞子追出来一样。

“我这样子,是跑不了的。”苏玉竹指了指腰间,“况且你也说了,你爹这几天就要回来,我们二人的脚程,哪怕先跑三天,恐都不及人一日追的。”

刘巧儿出了会儿神,忙道:“为什么不能去报官?你不是官家小姐吗?”

刘巧儿并不知道苏玉竹的真实身份,只是直觉知道,这女子做事这么不一般,出身也一定不凡。

刘巧儿的这句话,却让苏玉竹的心有了一丝黯然。

她何止是官家女子?她还是如今昭明帝最器重的博扬侯苏恕与士林大儒由阳孟家嫡三女的长女。

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想着,苏玉竹摇了摇头:“不能报官。”

刘巧儿不懂苏玉竹心中所想,更不知道**的是是非非,是以听见苏玉竹这么说,

便懵懵懂懂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信任他们。”苏玉竹的语气坚决。

《女相驾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