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进宝坊》进宝吉祥物 罗御 进宝坊同志

进宝坊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进宝坊》是查未未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容,容儿,书中主要讲述了: 12 陈容身子好了,却不大爱走动。她一见那方珣宇便心中抑郁,如今这方珣宇见陈容身子好了,便问了好几次。陈容找了个由头推拒,心中却不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4 06:08: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进宝坊》是查未未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容,容儿,书中主要讲述了: 12 陈容身子好了,却不大爱走动。她一见那方珣宇便心中抑郁,如今这方珣宇见陈容身子好了,便问了好几次。陈容找了个由头推拒,心中却不

《进宝坊》免费试读

12

陈容身子好了,却不大爱走动。她一见那方珣宇便心中抑郁,如今这方珣宇见陈容身子好了,便问了好几次。陈容找了个由头推拒,心中却不是滋味。

古时婚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照着规矩,她一个姑娘家想着怎么样退亲,自然会被别人不齿的。只是陈容自不将这些放心上,再说自己就算要退,她也不会让自己处在那风口浪尖。

一时无事,陈容也干脆将自己锁屋子里写字。只是她从前不怎么爱古代文学,谁都知道这司家小姐腹中并无多少才华,这抄袭古人之事,只恐怕自己做也不妥当。

她心中琢磨,一时无事,另外写了几篇字,却非是那诗词歌赋。小如人虽然精灵,认字却不多,一双眼睛转个不住,显得十分好奇,也不知道小姐这次病好了写的什么东西。

穿越到这个古代,陈容心中是有些茫然的。这身子养好了,心中反而懒懒的。

反而手中仙镯,却成了逃避的世外桃源一般。这猫大人虽然奇怪,到底是个见多识广的神仙,至少比起陈容的古代母亲以及姐妹,多了点共同语言。

每日在仙镯里练习,陈容也是觉得颇为辛苦。

这金银工艺是那汉初方才兴起的,之后历朝历代各有发展,之后又系统的发展成了那锤击、压铸、掐丝、堆垒、焊接、镶嵌等种种细金工艺,万变不离其中。

随着工艺的成熟,却也能用那掐丝焊接等种种手段,做成那镂空、复杂、多曲线的底形。

要是总结起来,也便是那堆、垒、编、织、掐、填、攒、焊八字诀。

陈容最开始练习,就是用虚拟材料,否则真正的好材料,哪里能让她糟蹋。

猫大人要让她先掌握基本的技法之后,方才开始真正弄任务首饰。

今日陈容就在练那八法之中的堆字诀。

那堆又被称之为堆灰,用那白芨和碳粉堆的胎被火烧成了灰烬飞掉,只剩下那镂空的花丝空胎。这堆灰要掌握火候,稍微不慎,就废了材料,可以说是凭经验来完成的工序。

一般徒弟不看得熟透了,师傅是不容上手的,否则弄坏了材料,便是极浪费的。

陈容却用这虚拟的材料做起,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只是弄了一阵,她的手也都酸掉了,人也累得紧,好不容易弄成了一个成品,猫大人却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

这时候陈容肚子却咕咕的叫起来了。

原来这个空间,时间虽然不会流动,但是陈容体力却也会消耗。

猫大人便拿出一个瓶子,向陈容递过去:“这个是补充体力的仙液,喝下去不但能补充能量,还有别的好处。”

陈容眼睛一亮,好奇这个到底是什么好东西。这瓶子一打开,里面的液体晶莹透亮,闻着香气馥郁,让陈容有些心醉神迷。她试着尝了一口,却比她前世喝过的任何饮料都要可口,一股清凉之意顿时涌遍了陈容的全身。

一瓶喝完,仙液的疗效也是很明显的,陈容发现自己目亮而气清,而且身体也轻盈了几分。隐约之间,陈容是明白了,自己又开了**。

“猫大人,这仙液你多给几瓶行吗?”陈容讪讪说道,心里只觉得这仙液自己喝也还罢了,还可以带到外面去,卖个大价钱。

“目前一次最多一瓶,每次练习超过六个小时,仙液是附加赠品。”猫大人甚是古板,铁面无私:“等你真做出首饰,会根据级别多赠送仙液做为奖赏,只是你一定要清楚,仙液你是无法带出手镯外面去,只能放在仓库里自己用。”

“当然,为了让你有充足的精力投入,你这身体也需要锻炼一下。”

猫大人顺便还甩出几本武功秘籍。

陈容满头黑线,只是对武功也颇为好奇,加之正如猫大人所说,自己身体要求跟不上,只恐怕也不成。不是有句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时间却也过的极快,自那牡丹小姐之事以后,半个月时间迅速过去。外人看来,那方家平白惹来一场风波,而司家却是风不动水不摇。哪里知道这其中千丝万缕的联系。

却只见那外出的司北合着小妾秦氏一并回家,喜气洋洋。这秦氏三十五六,肌肤白里透红,艳丽无比,如今套着一件紫色披风,领口一大块白狐狸毛,更衬颜美如玉,倒好似现代的摩登女郎,公司里精明干练的女白领。

她看着云氏,礼数虽然周到恭敬,只是身子一侧,却见她发间插一根红宝石凤尾金簪,仿佛故意得瑟一样,光亮扎了云氏的眼。

陈容又见自己母亲云氏笑得和气欢喜,只是看着秦氏,眼中却透出一丝酸意。但凡女人,见着丈夫领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妾,娇俏走过来,自然嫉妒。

玉琉与芳情前去撒娇,却见秦氏眉宇流露一抹融融爱意,自然是个慈母。

司容知道秦氏是个能干女人,样子好看上得台面,举止庄重又伶俐,还会说外国话,站在司北身边,正是一朵交际花。带秦氏做生意,自然有用得着的地方,绝对不是只带她去暖被窝。

如今秦氏立了功劳,自然赏了她发间金簪。况且秦氏原本是官宦之女,她父亲是市舶司官员,秦氏耳濡目染,自然并非寻常女人。若不是家中落难,何至于沦落司家为妾。司家能娶她进门,倒似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众多子女之中,司容儿却是司北极喜爱的一个,听闻司容儿染病之事,便细细的询问一遍,倒叫陈容不免有些讶异。

这司北面皮微黑,样子沉稳中带了一丝彪悍之气,看似粗鲁,实则隐隐带了一些生意场上生意人特有的狡诈,不过比起大腹便便的商贾,他却显然要精悍凌厉得多。

只是他是一家之主,容不得别人忤逆。这次回来,家里接风洗尘,司北忽的提起了司容儿的婚事,只觉得如今司容儿也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这次染病,真个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合该将司容儿嫁去方家,也免得多生枝节。

这番言语,听得司容儿心中一凉,虽然不情愿,只是这儿也没她说话的余地。

《进宝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