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继妻》继妻有关的小说 在线阅读 继妻GC

继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新书《继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狐天八月,主角姚黄,方朔彰,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常润之刚醒来时,远处金乌西垂,屋外落着小雪。 屋里的丫鬟正轻手轻脚摆着饭,一旁大丫鬟姚黄听到动静,搓着手掀开床帏,见得常润之坐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7 12:12: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继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狐天八月,主角姚黄,方朔彰,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常润之刚醒来时,远处金乌西垂,屋外落着小雪。 屋里的丫鬟正轻手轻脚摆着饭,一旁大丫鬟姚黄听到动静,搓着手掀开床帏,见得常润之坐了

《继妻》免费试读

常润之刚醒来时,远处金乌西垂,屋外落着小雪。

屋里的丫鬟正轻手轻脚摆着饭,一旁大丫鬟姚黄听到动静,搓着手掀开床帏,见得常润之坐了起来,忙轻声道:“姑娘醒了?奴婢正说叫姑娘起身呢,该用饭了。”

姚黄扶着云里雾里的常润之下了床榻,给她披上外氅。

今年冬天格外冷,听说燕北之地已经冻死了数十人了。

刚从温暖被窝出来,常润之冻得一个哆嗦。

姚黄心疼道:“姑娘身体不好,今年冬已经病好几回了。恕奴婢多嘴,姑娘以后别为这些事生气了,气坏了自己身子,不值当。”

常润之脑袋正疼,感觉有一波波记忆正撞入她脑海里,听了姚黄这话,顿时觉得胸腔里涌入了一股悲愤,一个人的名字重重落入她心里。

方朔彰。

另一大丫鬟魏紫正从屋外进来,听得常润之起身,Xing情比姚黄急躁的魏紫顿时嚷道:“姑娘可算醒了,眉姨娘那边说人不舒服,姑爷今儿去眉姨娘屋里了。咱们姑娘也病着呢,今儿还是初一,姑爷本就该来姑娘这边的。姑娘要不要叫人请姑爷回来?”

“请什么,爷们儿晚上要歇哪儿,是爷们儿的事。”

常润之几乎是反射Xing地将这话说了出来,顿时感到一阵怪异。

她这是怎么了?

这是哪儿?怎么瞧着四周像是古代的环境?

这些人是什么人?古人?

为什么她既觉得陌生,又觉得熟悉?

还不等她明白过来,脑子里一阵剧痛,常润之又晕了过去。

周围顿时一片惊呼。

昏睡中的常润之总算是理清楚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她是安远侯府的庶出三姑娘,嫁于户部给事中方朔彰。

方朔彰虽出自寒门,却相貌堂堂,才识过人。元武十六年科考,方朔彰进士及第,常润之的父亲安远侯榜下捉婿,嫡母小韩氏请了媒人,向方朔彰之母沈氏提亲。

沈氏欣然应允,两家交换婚书。

那一年常润之十五岁,风风光光嫁进了方家。

天真无邪的少女以为嫁得了如意郎君,却不知方朔彰本有个青梅竹马苏芫眉。

常润之Xing情乖巧腼腆,起初也的确和方朔彰琴瑟和谐了一段时间。

可随着苏芫眉来京,她想象期盼中的美好生活,顿时到头了。

沈氏以她过门半年还未有孕为由,张罗着为方朔彰纳了妾。

方朔彰到职后,上司也送了两个美人儿。方朔彰为以表重视,也给了妾的身份。

常润之本就不是爱招惹事的Xing子,回娘家时与生母嫡母提到方家后院之事时,并未多说。

可就是她这样,沈氏便更觉好拿捏她。再加上方朔彰在户部得上司赏识,越发如鱼得水,眼瞧着高升有望,沈氏在方家便越发不把她当一回事。

而方朔彰,或许是因为鲤鱼跃龙门,思想上也有了些变化。

起初对常润之倒还不错,渐渐的受了沈氏和苏芫眉的言语影响,也有些冷落了这个“没甚趣味”的原配嫡妻。

常润之心里压的事越来越多,生生把自己气病了,三不五时的就请郎中大夫开方子抓药,她的屋子里常常萦绕着药味儿。

方朔彰更加不怎么来她房里了。

今年夏,常润之在太阳下多呆了会儿,便有些中暑。沈氏见了,嗤笑她说:“看你这身条,简直就是个病秧子,还指望着你给彰儿开枝散叶呢?我看是没指望。还是等眉儿以后生了儿子,把名儿记在你名下。”

就因为这句话,常润之心里气得晕倒了。

她本就是庶女,家中还有一个嫡姐一个庶姐,两个姐姐都是相貌人才顶顶好的姑娘,她自知比不过,从小便自卑。

本以为嫁了人了,以后生有自己的儿女,都是嫡出的,也算是一个欣慰,可沈氏这话似乎是笃定了她生不了似的。

常润之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她病得越发重了。

从那件事过去直到现在,近半年时间,方朔彰都只是在每月初一、十五象征Xing地来她这儿,就跟他去户部点卯一样,图个交代。

常润之心思越来越重,活活把自己逼死了。

“这姑娘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接受了这些记忆后,新生的常润之在心里不由感叹。

她坐了起来,一时只觉得饥肠辘辘。正要叫人,姚黄却已经掀开床帏,脸色不大好看。

她一边招呼着魏紫去端温着的茶,一边轻声道:“姑娘可算醒了,刚请了大夫瞧过了,说姑娘这是忧思难解,脾胃虚弱。大夫开了药方,让奴婢劝解姑娘。还望姑娘放宽心思才是。”

魏紫递过密瓷茶盏,欲言又止地看着常润之。

常润之抿了口润润唇,直觉在她昏过去这段时间,又有事情发生了。

“说吧,什么事。”

常润之看向两个丫鬟。

姚黄和魏紫都是她出嫁时,嫡母给的陪嫁,都是安远侯府上家生子。姚黄心细,助她打理嫁妆;魏紫略知医理,Xing格有些泼辣,嫡母知道她Xing格有些懦弱,所以让魏紫随她入方家,以防她被欺负。

姚黄从不多嘴,魏紫却是个藏不住话的,听得常润之发问,顿时就气鼓鼓道:“燕归院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眉姨娘诊出了喜脉。”

常润之微挑了挑眉。

方朔彰如今不过二十有二,两年前娶妻,隔半年纳妾苏氏苏芫眉,又在半年之内接纳了上司所赏的两个姨娘,后院一共有一妻三妾。

要说子嗣,也合该有了。

苏芫眉最得宠,她头一个怀上倒也理所当然。

“哦。”常润之点点头:“老太太估计要高兴坏了。”

魏紫不由道:“不过是个庶……”又顿时想到常润之也是庶出,便识趣地闭了嘴。

常润之扶了姚黄的手,笑了笑道:“你们不是劝我放宽心吗?这事儿我知道了。先用饭吧,正好饿了。”

姚黄魏紫对视一眼,眼里都有些欣喜,顿时招呼了小丫鬟去厨房要晚膳。

等了比寻常时候更久些的时间,厨房下的人才匆忙地上了晚膳。

“怎么等了那么久?”魏紫不满地问小丫鬟。

小丫鬟垂头丧气地道:“厨房的妈妈说,眉姨娘诊出有孕,一会儿想吃这个一会儿想吃那个,厨房里的人都忙着做眉姨娘的吃食……”

魏紫气得差点砸了手里给常润之布菜的筷子。

常润之轻叹一声:“行了,别吓着这小丫头。”

“姑娘……”姚黄心忧地望着她。

“我明儿回侯府,待会儿你派人去前面说一声。”常润之一边用饭,一边说道,算是给了两个丫鬟一个回应。

魏紫顿时惊喜道:“姑娘总算想明白,要去向太太告状了?”

“告状?我何必找这样的罪受,吃力不讨好。”常润之笑笑,道:“回去和太太商量,和方家和离。”

姚黄魏紫愣了一下,有些纠结地对望了一眼。

《继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