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妖不毒,何以立足》毒小妖 清水文 小妖不毒,何以立足腹黑攻

小妖不毒,何以立足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白寒,幸苦的小说《小妖不毒,何以立足》此文是布丁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年头倒霉的话喝口水都能把自己给呛死了,验个尸还

|更新:2021-03-15 06:00: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白寒,幸苦的小说《小妖不毒,何以立足》此文是布丁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年头倒霉的话喝口水都能把自己给呛死了,验个尸还

《小妖不毒,何以立足》免费试读

这年头倒霉的话喝口水都能把自己给呛死了,验个尸还能碰上诈尸那白糖就该把自己给分分钟切腹自尽了。

干尸的胸口处衣服深深的凹陷了进去,一股刺鼻的腐臭味渐渐扩散开来,这次不单单是白糖闻到了,连带着围在凉亭外面的那些下人们都嗅到了这股浓烈的臭味。

“好臭!好臭!”白糖嫌恶的甩了甩右手沾染上的褐黄色稠状液体,对面的白寒却是用手上的白玉孔雀簪干净利落的挑开了干尸心口处的衣服,白糖瞬间睁大眼睛,“人家都死了你还有心情脱人家衣服?!”

“要不然我脱你的衣服如何?”白寒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口上虽是在调戏,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半分迟缓过,仅仅只是挑开了心口处的那块衣服,一处血窟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心口处的心脏确实不翼而飞,白寒抿唇,“好狡猾的家伙,差点连我也给瞒过去了。”

白糖捂着脸,透过手指缝隙偷偷瞄了一眼,“她的心脏呢?”

“被吃了,我猜吸干血只是个幌子,心脏才是它的目的。”白寒微微勾起唇角,眸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深了起来,“当真是聪明,有意思。”复又抬眸看她,“你今日不是说那荷花池里的厉鬼说了些什么吗?”

“被团子给惊走了,我只知道她是怎么死的。”白糖撇着嘴摊了摊手,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我今日里跟那女鬼交谈的时候,陆府五少爷忽然出现了,而且我听瑶枝说之前死的人都是五少爷院里的人,他也不像是久病缠身的人,倒像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白寒忽然道:“你摸摸她的肚子。”

“啊?”白糖微微一愣,刚想伸出手去摸,忽然又缩了回来,“为什么?这干尸好臭的!”

白寒道:“因为你是师妹,我是师兄。”

那笑容无比的灿烂,温软的语调中白糖却凭空听出了威胁的意思,立刻乖乖伸出手去摸那干尸的肚子,心里却是将白寒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咦?”手压在上面却是只能感觉到一层湿漉漉的衣服,往下压了压却发现这腹中倒像是空的,不待白寒吩咐,白糖就将干尸小腹上的衣物掀开,一处更大的血窟窿暴露在空气中,血淋淋的肠子遗漏在外,却被衣服完美的遮掩住了,“这具干尸的内脏全部都就没有了。”

死无全尸。

白糖实在是想不出刘妈妈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惨,而白寒却是用手上的白玉孔雀簪挑起血淋淋的肠子仔细的观察了起来,完全没有平日里洁癖上仙的形象。

“噗——”一阵轻微的动静在凉亭内响起,但在此时却是尤其的令人感到尴尬。

凉亭内寂静了许久,连灯笼内飞蛾扑火的爆裂声都能听到,白糖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直勾勾的盯着白寒,“你放屁了?”

白寒抿唇不言,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抛过来便让白糖有处于数九寒冬之中的感觉,立刻改口询问站在后方的管家,“你放屁了?”

陆府管家忙道:“白姑娘,这……我可没有啊。”

站在凉亭外举着灯笼的下人们面面相觑,也都七嘴八舌的解释了开。

“这我可没有,三子,是不是你啊?”

“我去你的,晚饭的时候你吃了那么多的萝卜怎么不说是你啊?”

“也不是我。”

“我们也不敢啊。”

……

吵嚷的声音在凉亭外又响了起来,管家开口呵斥了一番才渐渐停息,一个眉目清秀的扫地小厮怯生生的开了口,“其实……其实这声音倒像是从白公子他们那里传过来的。”

白糖怔了怔,马上又道:“我们这里怎么可能,只有两个……两个人。”

白寒清然的声音骤然响起,身影却是出现在了一尺远的石凳之上,“可还有一具尸体啊,师妹。”

对啊,还有一具尸体。

白糖唇角的笑意忽然止住,脑中轰然炸开了来,对啊,还有一具尸体。

僵硬的抬起视线,一堵带着血窟窿的肉墙出现在她的视线内,渐渐向上望去,干瘪如老树枝般的容颜出现在她的视线内,发紫的嘴唇扯出了一抹阴森森的弧度,短利的獠牙在唇边若隐若现,带着尖细的笑声。

还未待白糖有所反应,管家和那群下人小厮们就被吓的屁滚尿流的爬走了,声音尤其尖锐,“妈呀!诈尸了!”

不到一口茶的时间,凉亭内只留下了一仙一妖一干尸,阴冷冷的笑声依旧在耳边响起,还未待干尸站起来象征性的蹦跶两下,白糖直接一脚丫子踹在了干尸狰狞的脸上,丰富的唾沫星子乱飞,“Cao!我日你祖宗!死了还要起来蹦跶一下!”

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道,那干尸本来就不怎么结实,“咔嚓——”一声,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掉了下来,也没有想象中喷血的画面,反而是类似于腐肉的东西从脖子断裂开来的地方渗出,脑袋滚落到了白寒的脚下,依旧带着阴森森的笑声。

没了脑袋的干尸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向着白糖的方向又奔了过来。

白糖愤怒了,直接抡起旁边的石凳砸了过去,石凳以非常完美的弧度袭向干尸,准确无比的将干尸彻底的砸成了两半。

白寒手中的折扇一打,唇角的笑意毫不掩饰,“当真是……威猛无比。”

凉亭内尽是干尸的腐肉和尸水,一颗脑袋依旧发着尖锐的笑声犹如在嘲笑白糖的行为一般,白糖磨了磨牙,愤愤的举起石凳准备再来一击,白寒道:“你若是再砸的话,小心刘妈妈半夜爬到你的房间里找你谈谈肉身的事情。”

白糖这才悻悻地放下了手上的石凳,“谁让她吓我来着。”

“你是妖,身上的妖气令得这干尸诈尸了,她倒是未曾干什么就是起来活动活动身子,你却是直接把人家砸个稀巴烂。”白寒似是又忆起了白糖方才英勇无比的行为,唇角的笑意不免又多了几分,“当真是高大威武。”

“那现在怎么办?”至少得让这脑袋别再笑了吧?不然又得吓疯几个凡人。

白寒道:“把她烧了。”

白糖傻眼,“怎么烧?”

“平日里你是怎么生火烤鱼的?”

“可这哪能混为一谈!”一个是吃的,一个……一个是干尸啊。

白寒看着她,声音淡的几乎听不出情绪,“难道你还需要我帮你加点盐吗?”

白糖打了个激灵,忙笑道:“哪敢哪敢。”

半柱香后,凉亭内飘出阵阵炊烟,伴随着一股焦糊味,点点火光旁一抹白影尤其显眼,为了不被陆府的下人发现,白糖只能从这凉亭旁的树上面掰些树枝下来生个小小的火堆。

白糖眼泪汪汪的举着手里的棍子在火上来回的翻滚,然而这棍子上的却是半具依旧在扭动的身子,在她的脚旁还有一颗脑袋阴森森的笑着。

这画面……着实是太诡异了一些。

白寒淡然的容颜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眉毛抖了抖,“你是不是还要再烤的均匀一些?”

“……”白糖一瞬间有想要罢工的冲动,但白寒却未有丝毫叫她停下的意思,她只能继续保持着举着串着尸体的棍子在火上不停的烤着,酸麻感在四肢弥漫开来,却抵不过她此时悲凉的心情。

“咯咯咯咯咯咯——”阴森森的笑声忽然提高了分贝,吓得白糖手一抖,险些将棍子扔掉,那颗脑袋却是凑到了白糖的脚边,短利的獠牙此时却是长了不少,泛着寒光咬向白糖的小腿,白糖再次一蹬脚丫子,直接干脆利落的把那颗脑袋踩在了脚下,当起了板凳,“***了你丫的还不能歇会是吧!”

似乎是被白糖的这句话激怒了,火堆上的半具下半身突然开始抖动着,虽说这都已经是干尸了,可腐肉的重量也不是很轻。

白糖恨得直磨牙,一脚丫踩住下面想要四处乱咬的脑袋,夹着棍子,一只手把握着重量,另一只手去拉石凳,干脆把这半具干尸直接架在火堆上开始烧了起来。

白寒手上捏着折扇的动作抖了抖,一双凤眸微微眯起,修长的指尖放在唇上,口中喃喃的念着咒语,一股淡蓝色的火焰在指尖跳跃着,被白寒一弹,飞跃到了干尸的那半截上半身,淡蓝色的火焰立刻大涨,带着妖艳的火光吞噬着干尸,不到一会的功夫,地上连半点灰尘都没有留下,被烧的干干净净。

白糖瞪大着眼睛,指着白寒,“你……你……你……”

“如何?”

“你明明能烧了尸体为什么又要让我来烧?”而且在她烧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才施展仙法,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她吗?

“你说三味真火吗?”白寒颇为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俊美如新月般的容颜上却是荡起了一抹慵懒的笑意,“我刚刚想起来我还会这种小法术来着,只是接下来又要幸苦你了。”

“为什么?”白糖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白寒正襟危坐的理了理衣服,慢条斯理的笑道:“因为我每天只能用一次三味真火。”

“……”

《小妖不毒,何以立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