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离梦》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猎奇 离梦免费试读

离梦

古代言情连载中

满西子新书《离梦》由满西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离梦,叶倚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叶倚楼是在睡梦中闻着香味醒来的,睁开眼睛便看见桌

|更新:2021-02-07 18:00: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满西子新书《离梦》由满西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离梦,叶倚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叶倚楼是在睡梦中闻着香味醒来的,睁开眼睛便看见桌

《离梦》免费试读

叶倚楼是在睡梦中闻着香味醒来的,睁开眼睛便看见桌子上放着早餐,顿时觉得莫名其妙,花伤重伤未愈,谁会做好早餐送进自己的屋子呢。思索当下,便起身打开房门,却见楚离梦正在院子里练剑,楚离梦看见叶倚楼走出房门,便冲着叶倚楼微微一笑,张口说道,“叶兄起来啦,桌子上的早餐吃了么,快些吃完我们好陪秦兄去楚家提亲,我还想快点知道她与拂歌到底谁美呢。”

叶倚楼本来还想问一下楚离梦伤口好些了么,如此练剑伤口还痛不痛,可是在听见楚离梦如此说之后,脸顿时黑了下来,压低声音说道,“我不饿,你自己吃吧,我去看看花伤,你自便,稍后再来叫你。”说完便往花伤的房间行去。楚离梦愣在原地,只觉得叶倚楼莫名其妙,自己带着伤,一大早好心做早餐给他吃,他还不领情,当下便把长剑一收,自己进屋吃去了。

等楚离梦带着气刚吃完早餐,便听见门口有个小厮打扮的人冲着她行了一礼,张口便道,“李公子,叶公子已经在门口等候,请李公子快些前去呢。”楚离梦朝那小厮看了一眼,淡笑不语,略微收拾了一下便往门口而去。

一路上,楚离梦都沉默不语,气氛略显尴尬,行了半路,楚离梦见不是去往秦家的路,便疑惑的问道,“我们不是去找秦兄吗,这是去楚家的路啊。”

“秦兄已派人来传信,只怕这会已经快到楚家了,我们直接去楚家就行了。”叶倚楼表情淡淡的说道。半响,叶倚楼见楚离梦再次沉默不语,又张口说道,“李兄,早上叶某失态,还望李兄不要记在心上,李兄带着伤还为我做早餐,叶某实在不该拂了李兄的好意,叶某向你赔罪。”

楚离梦其实气早就消了,这会子见叶倚楼表情诚恳,便也不再为难与他,低头笑了笑,便张口说道,“叶兄说的哪里话,一顿早餐而已,李某岂会是如此小气之人,只是,叶兄以后怕是想吃都吃不到了。”叶倚楼听见楚离梦这么说,只以为楚离梦还在生他的气,于是便转头郑重的对着楚离梦说道,“李兄既已原谅在下,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叶兄误会了,李某本就是无家之人,又怎能一直住在叶兄那里,叶兄有正事要办,若是李某再知道些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叶兄一怒之下杀了李某,那就得不偿失了。”楚离梦半开玩笑的说道,心下却在想着,我就不相信我如此说,你不留我。

叶倚楼闻言,提着的心便又悄悄放下了,随即大笑着说道,“李兄哪里话,叶某既已说了相信你,又怎会杀你,反正李兄也无处可去,不如暂时跟在我身边,总不会饿着你。”楚离梦听后又是一阵沉默,就在叶倚楼再想张口挽留的时候,楚离梦抬起眼冲着叶倚楼微微一笑,说道,“叶兄若当真不嫌弃李某才疏学浅,李某就留在叶兄身边,助叶兄一臂之力。”说完两人便相视一笑,往楚家行去,楚离梦心里早就乐开了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叶倚楼啊叶倚楼,你的底细我迟早摸得一清二楚。

待到了楚家,大厅内秦屿正在小心翼翼的与沈嫣落商量婚事,那沈嫣落武功不凡,若自己不小心得罪她,那就不妙了,这时见叶倚楼也来了,秦屿顿时觉得有了些底气,当即脸色一变,对着沈嫣落说道,“沈伯母,小侄对离儿倾心已久,而且秦楚两家早有婚约,如今,离儿也到了嫁人的年纪,还望伯母成全小侄。”沈嫣落闻言脸色微变,正待开口说些什么,就听门外厉声传来,“慢着。”接着琴寒便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近大厅。秦屿见状,心下想着想必这位就是楚离梦,于是张口说道,“离儿,十多年不见,你果真如传言一般倾国倾城呢,你放心,要不了多久,屿哥哥就八抬大轿前来迎娶你过门。”

楚离梦一听这话,只觉早上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心下想着还屿哥哥,当心我大耳刮子扇的你不知东南西北,面上却仍旧不动声色,淡淡朝着琴寒瞥了一眼,琴寒会意,当下便冷冷说道,“哼,屿哥哥,我楚离梦是你想娶就娶的么,我知道,你要娶我不就是想要拂青,什么指腹为婚之约,不过是你想要得到拂青的借口罢了。”

“离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我秦楚两家的婚约,你该不会是想当众悔婚吧,这要是传出去,你爹的名声可就···”秦屿半眯着眼睛,表情奸诈的说道。

“秦屿,你最好别拿这个来要挟我,我若想杀了你,你今天便走不出这门,你的目的只是拂青,若是我把拂青送给你,来作为解除婚约的条件怎么样?”琴寒直直的盯着秦屿,缓缓走到他的身边,附在他耳朵上小声的说道。秦屿闻言面露诧异之色,“此言当真?”

“当然是真的,跟我来吧。”说罢,便转身朝里间走去,秦屿回头看了一眼叶倚楼,似是确定叶倚楼会帮着他一般,当下便跟在琴寒身后朝里间走去。

楚离梦看见秦屿的怂样,只在心里偷偷鄙视了一番,叶倚楼看见楚离梦眼底的嘲讽之意,微微一笑,对着楚离梦小声说道,“李兄觉得,她和拂歌孰胜孰劣啊?”楚离梦闻言,假装思索了一番,便故作犹豫的说道,“当然是楚离梦啦,拂歌不过烟花地女子,怎能与大家闺秀相比。”说完抬头看向叶倚楼,见叶倚楼眼底似有一丝不悦,只在心底偷偷欣喜,待反应过来,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欣喜个什么劲。

“叶兄,这楚离梦在紫府宫的十多年,还真没白待啊,叶兄可看出她的武功修为了么?”楚离梦故作惊讶的问道。

“李兄所言不错,叶某看不出。”楚离梦闻言,差点笑出声来,心下想道,你当然看不出,为了琴寒身上的伤能快些好,我封了她的武功,如今看来就是一个没有武功之人,你就是火眼金睛也断是看不出来的。

不多时,只见秦屿大笑着从里间出来,琴寒跟在他身后,悄悄看了楚离梦一眼,微微点头,楚离梦会心一笑,只听秦屿来到大厅正中央冲着沈嫣落张口说道,“伯母,既然离儿不愿嫁我,婚姻大事也不好强人所难,就遂了离儿的愿,解除婚约,若无他事,小侄告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叶倚楼和楚离梦匆忙跟在身后。

《离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