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扑倒那只鬼》扑倒那只鬼怪大叔 T吧 扑倒那只鬼LOLI

扑倒那只鬼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扑倒那只鬼》由四月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有才,燕书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那日起,燕书羡好好在家养伤,连翘却只能看着干着急,她气啊!那王小姐自从被张有才带走之后,就再没来见燕书羡,她想去找王婉婷算账呢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3 06:06: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扑倒那只鬼》由四月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有才,燕书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那日起,燕书羡好好在家养伤,连翘却只能看着干着急,她气啊!那王小姐自从被张有才带走之后,就再没来见燕书羡,她想去找王婉婷算账呢

《扑倒那只鬼》免费试读

自那日起,燕书羡好好在家养伤,连翘却只能看着干着急,她气啊!那王小姐自从被张有才带走之后,就再没来见燕书羡,她想去找王婉婷算账呢,可是她放心不下燕书羡,再者,翠花说了,这王小姐不像燕书羡一样有阴阳眼,是看不见她们的。

阴间明文规定,即使是游魂野鬼也是不能随意破坏人间秩序的,所以连翘也只能气的牙痒痒。

燕书羡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连翘本想问个清楚,可是等他转醒,却有些说不出口了。她使劲的搅弄着袖口,咬着唇,提起一口气,最终把两手摊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燕书羡。

只见燕书羡的脸依旧肿的可怕,每做一个动作都吃力的很,他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连翘却蹦上床,让他动弹不得。

燕书羡动不了,闭上眼睛也没说什么,心里却是知晓连翘使出鬼压床是为自己好。

他转过头去看连翘,一双大眼睛有些臃肿,眉头紧紧皱着,双目无神,不知道想些什么。片刻,燕书羡便听到连翘嘴巴动了动,近乎抱怨的说道:“书生,王小姐怕是不会来看你了,要不然,我给你选另外一个媳妇儿吧,比她更漂亮的,更有才情,更知书达理没那么多绯闻的……”

燕书羡的眼睛闪过一道暗色,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平常,为何让我只选一个?”

连翘猛的转过头去,死死的盯着燕书羡看,脸越靠越近,仿佛要将他看穿似的,最后,有些丧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叹气道:“我不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相公,我觉得其他女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燕书羡没说话,手指却是动了动,问道:“若是你的相公三妻四妾,难道你还休夫不干不成?”

“嗯,不要他,人尽可妇的种马男人有甚值得我珍惜的?”连翘昂起头,身上闪烁着一种名为骄傲的光芒,晃了燕书羡的眼。

“呵呵……”燕书羡终是笑了出来,连翘不知他为何笑,但是她刚才说的话必然是没错的,这样的思想几乎扎根在了她的身上,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说她是错的,她也不理会。如今燕书羡笑了,他定也是赞同她的。

被认同的感觉十分好,连翘欢喜的跳下床,对燕书羡道:“书生,你再不能轻举妄动了,小心你的小命,天色不早了,我去王知府家里瞅瞅。”

说完,连翘便蹦跶出去了,那天夜里,连翘坐在房顶上,看见王知府和张有才两个人在商量着什么,王知府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而张有才则是一脸的得意。

“老丈人,多谢您的成全,不日我便将王小姐用八抬大轿迎娶了去,免得夜长梦多。”张有才虚与委蛇的将手搭在王知府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

而王知府则是一脸怒色,连翘离得不远,分明看到了王知府的眼中闪过一丝惶恐,他在害怕什么呢?连翘想再听个清楚,张有才却是走了。

连翘觉得,这个张有才,可真是个坏蛋,都喜当爹了,还不忘再娶个美娇娘回去,拆散人家鸳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不晓得厉害的。

连翘知晓,鬼可开人眼,一旦她想让某个人看见自己的时候,便用自己的鬼力开了他的天眼,当然,只有一瞬间。身处地狱的鬼没有这能力,而这也是孤魂野鬼的与入了地狱的鬼的差别之处。

连翘跟了张有才一路,一路上有好几人跟着,压根就没法下手。那张有才一脸的得意,大街上稀稀拉拉的几个地摊也准备收工了,一地的乱景,张有才踢了一脚地上的菜叶,心情仿佛又好了许多,对着跟在他身边的小厮说道:“等小爷撒泡尿,再带你们去倚凤阁高兴高兴!哈哈!”

说完张有才便跳到暗处一个篱笆外的角落里开始动作,那群小厮欢天喜地的站在一边,眼睛里放着精光,手脚直搓,讨论着今天要找哪几个姑娘好。

连翘原本觉着燕书羡已经够下流了,可是和这些人,一对比,那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于是,连翘心里暗自决定,再也不骂燕书羡是下流胚了,因为还有一个,哦,不,是一群猥琐男排在他的前面。

连翘看着张有才王一处人家的篱笆围墙处去了,边解开裤子,边对着篱笆内的菜园子说道:“喝了小爷的金圣水,保管你们长得又粗又壮!哈哈哈!”

说完,便哆嗦着,细细的水柱便洒了出来,连翘捂着脸,心想不看他不看他,会长针眼的。只见连翘翻着白眼,在张有才动作的时候,点了他的眉心一下,一道蓝色的光晕从张有才的眉心淡淡的晕开来,连翘赶紧抓住机会,将自己的头从脖子上嘎嘣一下,拔了下来,好想是塞住了的木塞忽然弹了出来,连翘觉得这样也许还不够恐怖,于是她又把舌头吐出来,还不忘打个转儿。

这是以前连翘和翠花常玩的游戏,她觉得没什么,可是张有才就不这么觉得了。

只见他“咯!”的一声,真个人如同被灌了铅一般,直直的往后倒,连翘觉着奇怪呢,抱着头又按上自己脖子上了,起初还没安好,角度不对,下一刻掰正了,她凑到张有才的身边,用手戳了戳他的身子,只见张有才的嘴里噗噗的冒出白沫来,连翘点头,觉着这结果挺满意的,拍了拍手,便转过身朝那群小厮猛吐舌头,觉着累了,一走一跳的跑了。

那群小厮见自己的主子半天没回,便走过去看,周围漆黑一片,屋主似乎被刚才那声闷响惊起在屋内嚷嚷个没停,一见那倒在地上的人来看,原来是张有才,又见那群小厮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屋主也连忙跑了回去。那些个小厮凑到张有才的身边,也是都吓着了,此刻的张有才,还没系上裤子呢!几个人商议了一会儿,把自家主子的裤子拉上,偷偷从小路走了。

《扑倒那只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