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女厨神令》帝女难驯 XXOO 帝女厨神令立场倒换

帝女厨神令

古代言情连载中

《帝女厨神令》作者:尧星,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卿因,孟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寿宴后第二日。 玉清宫偏殿,今日有这么一幅场景,美如画作,惊鸿夺目。 娇人柔夷一双,轻抚檀木妆桌,细致入理的雕刻花纹里似乎透露出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2 10:22: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帝女厨神令》作者:尧星,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卿因,孟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寿宴后第二日。 玉清宫偏殿,今日有这么一幅场景,美如画作,惊鸿夺目。 娇人柔夷一双,轻抚檀木妆桌,细致入理的雕刻花纹里似乎透露出

《帝女厨神令》免费试读

寿宴后第二日。

玉清宫偏殿,今日有这么一幅场景,美如画作,惊鸿夺目。

娇人柔夷一双,轻抚檀木妆桌,细致入理的雕刻花纹里似乎透露出深闺秘密。梳妆镜里,三千发丝高高束起,上插一支绞银镶温玉的簪子,衬得凝脂娇面多了几分冷傲。

不过,美不过三秒。

卿因朝镜中的自己做了个鬼脸,心中颇有一丝生无可恋的意味。

今日是卿因重回太学的日子。

绛宁将文房四宝收进箱笼中,便来禀明卿因时刻已至。

卿因喝完最后一口燕窝粥,塞了满口杏仁酥,叹了口气,自我感慨竟吃得如断头饭一般。

孟卿因的父皇老爹对子女的才学教化要求甚严。

这些个天潢贵胄自小便要入太学与世家大族一起修学,杜绝无能无才四字的可能性。

据说原主极擅长山水画,唯有那画能受皇帝另眼相看。可这让穿越而来的卿因深感无力,自己那个重奥数、讲英语的崭新时代可没教给她这些个琴棋书画。

按皇帝老儿较真的性子,想必时日一多,也会因自己身无长处而作轻视甚至厌弃。厌弃之下,让自己去和亲可就真悲剧了。

正想着,心生烦恼之时,孟卿因的轿已经到了宫外太学大门。

太学生千千万,而其中顶尖的被称为国子生,多为高官世家之后或皇亲国戚。卿因便是国子生一员,位于最高一等的女学。

女学在太学院最西北角,位置隐蔽,四周修有高墙瓦筑。孟卿因穿越偌大太学,才来到女学门口。

昱朝世家权大,她估计着,定会有不少世家女儿轻视自己这个小透明帝女。

她想着,深吸一口气,踏进了女学大门。

果不其然,刚踏入房内,就有无数探究眼神射来,其中夹带着不少蔑视与嘲讽。卿因咧嘴一笑,这些个少女可真是复杂,前世十几岁时的自己和她们相比,简直纯洁得像张白纸。

“四皇姐安。”

孟卿因刚坐下,就有一个粉嘟嘟的团子向自己请安。

她抬头一瞧,原来是昨日在宴会上见的五妹卿伊。那柔嫩微腴的小脸似乎能掐出水来,卿因看着极为手痒。

“五妹早啊。”

“四皇姐身子可全安了?”孟卿伊握住卿因的手。

“都爽利了,只是记忆断断续续,许多人事都分不清了。”

“四姐..”小五妹一脸悲戚,那圆润的小脸一皱,便宛若一个白乎乎的肉包。

孟卿因撇过头,只觉鼻子充血,阿弥陀佛,自己竟然对个萝莉有非分之想。

————————

上午的课程,是太学祭酒钟琉讲的通史。

对于这个在寿宴上想至自己于死地的祭酒,卿因实在心生不喜。面上认真专注,心思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在这里生活的一个月里,她也算是摸透了这个架空王朝的背景套路。

夏商周乃至魏晋南北朝在这个时空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本应在北周末年登上皇位的隋文帝杨坚不见了,或者是说泯然众人矣。于是北周硬是多挺了好几十年,最后被边关武将孟易德建立的昱王朝取代。

这个时代既无李白也无杜甫,为卿因提供了一大堆可抄袭的诗词歌赋。

下午换女官梁夫子讲学女四书时,孟卿因还是有些不真实感。在现代被唾弃的思想观念在这个时代仍然被奉为真理。

梁夫子三十余岁。早年曾才名闻世,后嫁予骠骑将军为妻,将军战亡时二人无子,于是皇帝特恩,准其入太学为女官夫子。

这人一张方脸,五官端正,一脸严肃。卿因在心里嘀咕一句,果真是端着守节的架子。

“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她端着戒尺,在台上一字一顿地念着。

卿因终于觉得自己当年吐槽历史老师和尚念经,绝对是错怪他了。

窗外绿荫郁郁,甚是景秀,暖风拂在人面,催人入睡。

卿因困得眼眸欲阖,脑袋有几分摇摇欲坠感,这种昔日上课打瞌睡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安华公主!你且答,何为清闲贞德?”

声调放大好几倍的音如同穿梭的箭破风而来,打消了卿因与周公的惺惺相惜。

《女诫》,她是真一窍不通。

“清闲?贞德?”孟卿因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来,“我想是,嗯,空闲时间,心中还是要有贞德观。”

“嘻——”她话音刚落,四周便响起嬉笑声。

卿因余光一瞥,原是那素手弹琴的柳央。

“梁夫子!清闲贞德正是咋们这位安华公主殿下缺的,她自然不懂。”柳央站起身来,高调道。

堂内瞬间哄笑一团。梁夫子敲着戒尺,大声申饬才将嬉闹压下。

“柳央小姐,堂上纪律不知晓吗?”梁夫子倒是个公正的,对着柳央竖眉斥道。

柳央撇了撇嘴坐下。

“殿下,你也坐下罢,不可再做瞌睡。”

卿因在心里怒吼无数,这个柳央难不成和原主也有仇,胆子也忒大了些。自己好歹也是个公主阿,这般折辱。

莫不会,原主真是个任人欺辱的软骨虫?

熬至下学,卿因伸了个懒腰,便带着绛宁走去,待走至半路,太学的石桥之上。

“她竟还有胆子来?女学的脸面都被她丢光了!”

辛辣的话语在身后传开。

卿因转身,发现是个站在柳央身旁相貌普通的姑娘在囔囔,穿度倒是不菲,应该是个有权势的。

“她谁?”

“黄丞相嫡幼女——黄湘莲,黄二公子的亲妹。”绛宁回道。

啥?世美她妹竟然叫湘莲,未免太过凑巧。

“看上去长得不扎地啊,不是说她哥是个美男子吗?”

“黄二公子随娘,黄小姐随爹。”

卿因点点头,回了绛宁一个“我都懂”的眼神。算了,当她狗吠,卿因撇撇嘴转身欲走。

“你看她那张脸,明明貌若无盐居然还敢诱惑我二哥。”

“总有些人对自己的容貌没个清楚认识。”

“.....”

这古时的世家小姐怎这般喜欢嚼舌根。其实她们说什么都行,看在小姑娘们年纪小的份上,卿因都忍了。可是说这张脸丑,这怎么忍。原主这张倾国倾城脸的名声,必须守护好。

“喂——你!”卿因转身向身后吼道。

那几人似乎没料到卿因会转身,纷纷征在那里。

“你!”卿因指着世美的小老妹,勾勾手指,“过来。”

安华公主这般凶狠的眼神,这几位小姐从未见过,一时无法转过弯来。

“我?”黄湘莲指指自己,鬼使神差般向卿因走去。

“小东西,你给本公主听好了,本公主再不济也是陛下的亲生女儿。是谁给你的勇气侮辱我,梁静茹吗?湘莲阿你莫不是要藐视圣上!”卿因恶狠狠地指着黄湘莲的眼,将她的两个眼珠子指成了斗鸡眼。

“我——我!”黄湘莲支支吾吾。

她从未见这所谓的安华公主发过火,安华明明一直都是温吞吞畏畏缩缩的样子,有时候还喜欢装哭告状。这时候凶起来的模样却让黄湘莲实在不敢与她对视。

“你给我等着,我..我二哥会收拾你的!”她转过身,抛下一句话便落荒而逃。

二哥,难道黄二还能教训公主?痴人说笑。

教训完人,真是神清气爽,突觉万物美好。卿因的心情格外愉悦,大踏步向前走去。

————————

“小安华如今私下里这般凶残。”对岸一个摇着扇子的男子笑道,如玉面容和煦如阳,“怪不得阿渊你救了她这么久,她却连个谢字都不给你。”

秦渊摩挲着手上的玉扳指,斜视顾晔淮道:“若真这般凶,倒还有几分救的意义。”

说罢扯嘴一笑,头也不回走去。

“哎——阿渊等我。”

《帝女厨神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