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在古代做天王》我在古代做储君免费阅读 小说完结版 我在古代做天王帝王攻

我在古代做天王

历史已完结

火爆新书《我在古代做天王》是柿豆辰唐机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徐总,宿列张,书中主要讲述了: 听了王老才的话,徐徐哈哈一笑,心里明白报纸在寻常百姓心里是属于高大上的行业,百姓买报纸属于附庸风雅,看报纸里的诗和辞赋就像才学会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4 20:05: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我在古代做天王》是柿豆辰唐机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徐总,宿列张,书中主要讲述了: 听了王老才的话,徐徐哈哈一笑,心里明白报纸在寻常百姓心里是属于高大上的行业,百姓买报纸属于附庸风雅,看报纸里的诗和辞赋就像才学会

《我在古代做天王》免费试读

听了王老才的话,徐徐哈哈一笑,心里明白报纸在寻常百姓心里是属于高大上的行业,百姓买报纸属于附庸风雅,看报纸里的诗和辞赋就像才学会读书写字的孩子一样,对每一本书都带着敬意,因为他们要孜孜不倦的从里头汲取知识,然后努力向“诗人”行列前进,这便是寻常百姓对文化的追求,因为天朝读书人的地位很高,有文化的人出门在外高人一等,会受人尊重。

现在徐徐因为王老才的一句话,便要在报纸上刊登译文,这和寻常百姓讲了一句话,然后专家就要把他写到书里一样,王老才受宠若惊,咱这点水平哪能在书里卖弄啊,会被笑掉大牙的!

“大爷,我写千字文的初衷便是教化百姓,启蒙和教育儿童,您读得懂,我写的东西才有意义啊。”

“啥?”王老才惊愕万分,嗓音陡然拔高,带着不敢相信说:“千字文是你写的?”

“……”徐徐无语,难不成还是别人写的?

“真是你写的?”王老才难以置信,赶紧捧着报纸又快速看了一遍,全文对仗工整,条理清晰,文采斐然,字字珠玑,蕴含深刻,意境深远,这哪是寻常人能写出来的东西?以前所谓的这个大才子,那个大诗人,他们写的诗和词句与《千字文》相比,简直是萤火与日月,差距一目了然,一个是为了博取名声,一个是为了教化百姓提高我们的认知,这是才子与圣人的差别!

看看千字文这内容……涵盖了天文、地理、自然、社会、历史等多方面的知识,简直是一本生动优秀的圣人文章,这种东西竟然是一个少年人写的?

还是我认识的人?

更是天天和我打招呼,给我送微笑的人写的?

王老才觉得自己以前瞎了狗眼,怎么就没看出每天路过自己家门口的这位,乃是经天纬地的超级大能?

我了个乖乖,我竟然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个巷子里,苍天啊,大地啊,我王老才何等荣焉!

怀着激动的心情,王老才在千字文的末尾找到了几个不起眼的字。

本文作者署名:徐徐!

徐徐!

你没看错!

就是面前这个教你昃[zè]字怎么读的徐徐!

“我们旧巷里出圣人了?”王老才呆呆的自言自语问了一句,然后无比笃定的说:

“我们旧巷里出圣人了!”

“我们旧巷里真的出圣人了!”

“……”见王老才无比震惊的盯着自己,嘴里还叨叨说出了圣人,徐徐无语的要死,不就一篇儿童启蒙诗歌吗,天朝有十多篇呢,当世活着的大贤大德也不在少数,咱岂能和圣人挂上钩?

“大爷,我就是一个寻常的读书人,至多是有些学问罢了,可不敢与圣贤相比,您真是折煞我了……”徐徐赶紧装谦虚,实则内心是膨胀的,被生活在周围的人如此崇拜,老子真是要爽死啊!

“徐总笔谦虚了,我王老才虽然识字不多,也没什么学识,但好文章和坏文章,意境深刻的诗和寻常诗句,打油启蒙诗歌和圣贤诗歌,还是分的清楚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用你的千字文和圣人文章比比便知道了,字里行间的韵味几乎完全一样,岂是那些卖弄风骚的人能相比的?他们也配?”王老才挥斥方遒,情绪激动,开口闭口对徐徐无比推崇,蔑视了当世所有诗人,唯徐徐入吾眼,其余人不堪一识,直接把徐总笔夸成了圣人在世。

这下徐徐是真脸红了,也受不住了,险些羞死,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还能没数?要不是有智能手机在,有百度搜索在,在诗歌文章词曲这些方面直接就是开了超级无敌外挂,不然咱就是个屁!

说不准早就滚回乡里,成天顶着烈日暴晒,在田地里赶着老牛耕地去了,哪还能嚣张到现在,不但经常打李居山等人的脸,还在文馆说一不二,更被很多崇敬,日后更是前途无量……这些全都是智能手机给的,做人要谦虚,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们应当永远记住这个真理——一代伟人的至理名言,我们要牢记!

“大爷,您可不敢这么夸我,不然我要羞死的,若是传出去,别人会以为我骄傲自大,对我的名声有损,还望您口下留情,多多包涵,千万别再夸我了!”

“哈哈,徐总笔真是谦虚,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王老才便帮你保守秘密,以后如果别人不故意问,我绝对不和他们说《千字文》是你写的。”

“……”这还用你专门说吗,作者名都在报纸上写着呢。不过总算把王老才糊弄过去了,徐徐赶紧说:“大爷,时辰不早了,我得去文馆上工了,咱们一见如故,改日再聊。”

“好!”被徐徐认同,王老才只觉面上有光,心里暗爽,人都精神了许多,豪爽说:“徐总笔快去吧,王老才敬候你的《千字文》译文,以后你们的洛城文报我一定每天都订,静待聆听徐总笔的圣人文章。”

“告辞!”徐徐豪迈的行个拱手礼,只觉生活如此美好,心情倍爽,转身上路去文馆。

结果他前脚走,王老才便闲不住了,在门口坐立不安,仿佛心里掌握了天大的秘密,自己一个人藏的很辛苦,干脆拿着报纸在旧巷里奔相走告,挨家挨户的敲门。

砰砰砰。

“老刘家,快开门。”

“来了来了,谁啊?”

“我!王老才!”

“什么事啊?”老刘打开街门,一头雾水。

“大事!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旧巷里出圣人了!”

“圣人?”老刘呆滞,这两个字岂是谁都能用的?古往今来敢称圣人的不过寥寥几人,那都是对世人做了天大贡献的超级人物,著书立说,教化世人,功绩伟岸,你说咱们巷子里出了圣人,你要笑死我是不是?

“你不信?”王老才抿着嘴问。

“当然不信,你别开玩笑了,没事我回家忙了,谷子还没晒呢!”

“先别走,今儿让你开开眼,看看最新的圣人文章。”王老才耍宝似的把洛城文报展开,然后给老刘递过去,指着《千字文》说:“你念!”

“千字文?”老刘疑惑了一下,然后念着说:“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盈盈……盈?”

王老才笑着接过话茬说:“不懂了吧?圣人文章岂是谁都能念的?这句叫日月盈昃[zè],昃就是太阳偏西的意思。”

“……”老刘撇撇嘴,然后接着念:“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等念完了,老刘觉得这篇文章很厉害,尽管他也和王老才一样认识的字不多,但最基本的文章好坏还是分得清的,可嘴里却不会太让人,瘪瘪嘴说:“不就是一片诗歌吗,写的是不错,但这和圣人有什么关系?”

“那你说,写这篇《千字文》的人,当不当的上圣人两字?”

“这……应该……应该当不上圣人两字吧,毕竟敢称圣人的就那么几个人……”

“圣人不圣人不重要,你知道这篇《千字文》是谁写的吗?”

“谁?”老刘来了兴趣,看王老才这兴致勃勃的模样,有大文章啊!

王老才:“徐徐!”

“徐徐?”老刘愣了愣,“谁啊?我没听说过这人啊?”

“连我们旧巷里住的人都没听说过?”王老才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眼里满是鄙视。

老刘不好意思了,为自己的消息不灵通懊恼,但嘴里依旧不服输说:“旧巷这么长,人这么多,走走来来,那么多人我哪能都认识?”

“那你就去打听吧……我先去隔壁老赵家窜窜门,让他沾一沾圣人文章的气息,读一读《千字文》,涨一涨见识,别说我王老才不关照他!”

“……”

《我在古代做天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