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腹黑王爷庶女宠妻 NP文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激H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是妖芝蓝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丁思若,刘大嫂,书中主要讲述了: 院子正中央站着个高高瘦瘦的俏媳妇儿,穿了个厚实的短袄,嘴里呵着热气,一瞧见丁思若,便笑开了,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一对儿虎牙很是可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0 06:13: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是妖芝蓝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丁思若,刘大嫂,书中主要讲述了: 院子正中央站着个高高瘦瘦的俏媳妇儿,穿了个厚实的短袄,嘴里呵着热气,一瞧见丁思若,便笑开了,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一对儿虎牙很是可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免费试读

院子正中央站着个高高瘦瘦的俏媳妇儿,穿了个厚实的短袄,嘴里呵着热气,一瞧见丁思若,便笑开了,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一对儿虎牙很是可爱。

“四儿,怎么半天不应呢!”她娇嗔着抱怨了一声,也站到廊下来,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丁思若,嘴里啧啧道,“真真和那画片儿上的美人儿一样样的!”

丁思若笑了笑,看四儿和她熟络,轻呼“姐姐”,虽不知道她是什么来路,但客气点儿总是没坏处的。

对方受宠若惊,应了一声,便笑道:“今儿个我们当家的出门前来说了,王爷吩咐给姑娘买张木床哩。”

听这话,便知是乐风身边人的媳妇,在家里头跑腿办事的,看起来虽没有什么学问,却也是个人情练达的人物,很是和气,四儿也忙介绍,那是侍从刘金的内人刘大嫂,都管她叫刘姐姐。

丁思若听了,这才又称呼对方“刘姐姐”,刘大嫂在屋里和四儿说笑了一回,又仔细问过丁思若要什么料子,喜欢何种款式,有没有心仪的商家,丁思若自然不会在这上头卖弄,只推说自己不懂,一切由姐姐拿主意。

刘大嫂一心喜欢,忙着出去了。

四儿便笑道:“都说王爷疼你了。”

她轻叹了一声,问:“这宅子里有多少个主子奶奶,他疼一个丫头?”

“别说娶妻纳妾,屋里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呢!”四儿抿嘴笑,瞥着她道,“姐姐是第一个与王爷同在房中过夜的人。”

她嗤之以鼻。

“姐姐不信么?”四儿摇头。

这种话谁会信?本不想说的,但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昨儿个一夜没回来,今儿个早上洗澡回来的,你还说没有主子奶奶?”

“王爷不是在别的地方过夜,是出去得太早,他每天寅时二刻便起身到后山竹林里练功,要在潭里沐浴之后才回,那个时候,姐姐你还没起呢!”四儿笑着解释。

“这么冷的天儿,他能在野外的潭子里洗澡,居然让我。”暖床!不过后头的“暖床”两个字,她是及时打住没有说出来的。

四儿追问:“什么?”

“没什么。”她干咳了两声,又转回屋里,对着火盆裹着被子。

早饭是四儿端进来的,两大碗牛肉面,虽简单但分量十足,两个人吃得饱饱的,喝着茶闲聊。

这茶叶的味道怪怪的,口感略带苦涩,但却有一股子特别的清香,丁思若自诩也见过些世面,但喝了两盏,却愣是猜不出这是什么茶,便忍不住问四儿。

四儿回道:“这是我哥哥自制的竹叶茶。”

丁思若忍不住轻轻赞叹,倒也有意思。

在乐风这样的文人雅士看来,竹子虚心、有节、向上,是相伴一生的良友,所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可在这平常百姓眼中,竟然成了能吃能喝的宝贝。

四儿有些不好意思,笑:“他自己做的,有些粗糙,怕姐姐你喝不惯呢!”

她瞧见四儿打算绣帕子,愁着不知道该怎么描花样,便拿到乐风房中用笔墨替她描,四儿说了要蝴蝶,丁思若就帮她画了蝴蝶,还顺道涂了色,四儿得了画,乐得跟什么似的,说要让她哥哥拿着花样出去买绣线,一溜烟儿就跑了。

不过一盏茶功夫,零零落落来了七八个丫头,都和四儿差不多年纪,全都拿着帕子喊“胭脂姐姐”要画样子,闲着也是无聊,丁思若来者不拒,有求必应,想她一代书画名家老孟头手把手教出来的唯一一个女弟子,替女眷们画个绣样,小意思。

不一会儿功夫,刘大嫂也来了,让她回避,说外头小厮要送木床进来,瞧见她在画画,也过来凑热闹,见了丫头们帕子上的画,喜欢得不得了,忙问她讨两个枕头花样,说要画鸳鸯。

丁思若一口应了,刘大嫂也不含糊,风风火火跑出去拿了布头过来,丁思若三两笔就画了对鸳鸯,这刘大嫂乐得合不拢嘴,赞道:“姑娘真是个蕙质兰心的,生得这么好看样子,也这么好性子,还这么好本事呢!”

丁思若在抱厦里画了一个下午的绣样,女眷们口口相传,不到一天,几乎整个园子里都知道,王爷屋里的胭脂姑娘好模样,好性子,画得一手好画。

这话不免传到了玉裳耳朵里,她正在库房里清点刚刚送来的冬衣,听到身边的丫头金枝来说,忍不住嗤笑道:“有什么可卖弄的!”

“就是就是,仗着王爷高看一眼就耀武扬威,不把咱们玉裳姑娘放在眼里,会画两笔就到处显摆,她算什么东西!”金枝说完,还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又接着道,“她可知道咱们玉裳姐是什么来头?连王爷还给几分面儿呢!”

“这种不入流的笨蛋!”玉裳瞥了一眼面前的冬衣,挑了挑眉头,冷笑起来:“用不着搭理她,她愿意显摆就让她显摆,现在让她高兴,一会儿我让她哭不出来!”

金枝忙躬身附和,两人合计了一会儿,金枝便出门,吩咐身边几个大丫头告知各处,让丫头婆子们分批到库房门口的空场上领冬衣。

丁思若和四儿到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沾了那些花样儿的光,丫头们主动将丁思若和四儿让到了第一个。

玉裳见了,更是不忿,轻哼了一声。

丁思若抬头见玉裳捧了手炉在凳子上坐下,四个丫头一人拿笔勾着,一人往库房里拿包好的包裹出来,每个包裹上都有各自的名,外头一人发放,一人清点,倒也有条不紊。

排队的人那么多,竟然也没有一个说话的,偶有两声咳嗽,也压着声儿,先前欢快都不见了,人人陪着小心。

玉裳满脸堆笑,极其和蔼,柔声道:“胭脂妹妹,来,这个你拿着!”

那个包就放在玉裳身边的椅子上,玉裳亲自将包捧起来,珍而重之地放在丁思若手中,拉着丁思若的手软软地道:“妹妹原不是我们这里头的人,咱们量冬衣的时候你也不在,我昨儿个还说找人专程来给你量了,但这天儿也不作美,今儿个就冷得不成了,妹妹别嫌弃,就拿这个先穿去吧。”

“这原是我们玉裳姐姐的份儿呢!现在腾出来给了妹妹,自己个儿还冻着呢!”一旁的金枝补充道,“这么好的人,现在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了。”

“谢谢姐姐。”丁思若接过这个明显比别人都大的包袱,笑了笑。

《庶女狂妻:王爷,慢慢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