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庶一家亲》庶庶一家亲 全文阅读 MB 庶庶一家亲全文免费阅读

庶庶一家亲

古代言情已完结

《庶庶一家亲》是收红包的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庶一家亲》精彩章节节选: 众人都没声音,静静地站在那等着泰宁侯过来。 一会儿便能听到脚步声。 清朗地声音。让人听了很舒服,如Chun风化雨般。世芸悄悄地抬起头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8:09: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庶庶一家亲》是收红包的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庶一家亲》精彩章节节选: 众人都没声音,静静地站在那等着泰宁侯过来。 一会儿便能听到脚步声。 清朗地声音。让人听了很舒服,如Chun风化雨般。世芸悄悄地抬起头

《庶庶一家亲》免费试读

众人都没声音,静静地站在那等着泰宁侯过来。

一会儿便能听到脚步声。

清朗地声音。让人听了很舒服,如Chun风化雨般。世芸悄悄地抬起头,从世英的身后迅速地瞄了一眼。

白色圆领长褶通身样式,纯白丝绸质地,暗纹,只在下摆处绣了金色柳叶纹。

泰宁侯似乎很不适合白色的衣裳。偾张地肌肉将衣裳撑起,身材是那样的坚实,却没有丝毫呆板的模样。刚毅地八字眉不怒自威,双眸微微眯起,散发出点点寒意。

世芸迅速移开视线。泰宁侯的目光总叫人感到不是那么的自在,在他的注视下,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说是来送花,也没见着泰宁侯带了花来。只是说了两句话,便告辞了。

泰宁侯的离去让众人总算是微微地松了口气,他带来的无形压力让众人都感到不方便。

当然,除了某人。

泰宁侯在的时候。

世英抓住她的衣袖,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兴奋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羞涩。

世芸发现,世英的羞涩大于兴奋与紧张。她不时地抬起头,又迅速地低下。羞红的脸将她的心思完全透露。

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脚踝的不适应,紧着众人就要离开。

“啊。”一着地,世英才意识到自己脚踝受伤过。

她的这一声立即引来谢氏的转身。她忙走到世英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脚崴了一下。”

谢氏听说脚崴了,只恨现在是在别人家,不能马上看视。忙问道:“怎么会崴着了脚?”

“我……”

“也不晓得是怎么了?突然就歪着了。”世英很是羞恼的解释着,“这石子路还是头一次走,还有些咯脚。”

泰宁侯太夫人笑了:“这是侯爷专门为我铺的。太医说每日穿了薄底鞋在这上面走上两圈,能活络经脉。我刚开始走的时候,也觉得咯脚。”

泰宁侯太夫人这么说,众人也都跟着附和起来,不过问得却是:“这法子真的那么有效么?”

“难怪太夫人如今看着满面红光,更胜从前。”

泰宁侯太夫人只是笑笑,却是对世英道:“章六小姐还是到屋里坐下,让人看看。”

谢氏正愁若是伤着骨头便坏事,既然泰宁侯太夫人能提出,忙满口应下。亲自要搀女儿。

泰宁侯太夫人对人道:“怎么这么没眼力?快抬了Chun凳来,将章六小姐抬过去?”

一时太医也请了来,瞧了后道:“并没什么大碍,过几日便能好。”

谢氏还是有些不放心:“肿的老高,还说疼的厉害,要不要开什么药?”

太医道:“那便开副止疼药。若是小姐觉得疼的厉害就吃上一剂。”

谢氏这才放下心来,送了太医出去,又向泰宁侯太夫人致谢,又是教训女儿:“可给太夫人添了不少麻烦。”

泰宁侯太夫人道:“哪里。是下人不得力。”又要留谢氏吃饭。

谢氏是满心想要留下,只是今日实在有些不妥,又不愿放弃这难得的机会,便道:“太夫人爱惜赐饭,原该领受。只是府上事多,我也不好打搅。过些日子,我再登门向太夫人致谢。”

泰宁侯太夫人也没做过多的挽留。

到了二门,谢氏瞥了一眼畏畏缩缩地世芸,冷哼一声,又对人道:“将六姑娘搀到我车上去。”

金莲为世芸在腰后垫了靠枕,又将她受伤的脚轻轻垫起。

谢氏挥手让金莲出去,自己亲自做了,又仔细地瞧了一次,见脚踝还是红肿,心疼的道:“还疼不疼?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说今日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儿跟那个庶女的衣裳换了过来,她能没注意到。摔倒的庶女没事,拉人的女儿却崴了脚。事情绝不止那么简单。

世英简单的说了事情。

谢氏冷哼一声:“她还算是知大体。”随即杏眼一横,“鲁家小儿,居然这般欺人太甚!”

“方才我并没看到她人。”鲁四小姐害了她居然没有回去,那她人现在在哪里?

谢氏道:“这个我会打听的。只是你居然往花园跑。就该把话都推到那个四丫头的身上。”

“多亏四姐我才没能出丑。母亲不必怪罪四姐了。”

谢氏道:“哼。死罪可免……”

“太太。泰宁侯太夫人打发人送东西给六姑娘。”仆妇在外头回禀着。

谢氏挑了帘子,躬身出去。她认得那个妇人,是泰宁侯太夫人身边的那个老嬷嬷。

老嬷嬷笑呵呵地道:“总算赶上了。”她从身边仆妇的手中拿过一个小瓶子送了来,“这是上好的跌打药。只要抹上七天,便全号了。”

谢氏忙接了过来,笑着道:“多谢妈妈。让您亲自跑一趟。还请妈妈多多替我向太夫人致谢。”说话中,谢氏已经命人拿了上等封送了过去。又拉了老嬷嬷悄悄地道:“鲁太太可走了?”

老嬷嬷眯了眼睛看着谢氏,皮笑肉不笑地道:“章太太说的是哪个鲁太太?”

谢氏这才想起来,她并不晓得那个鲁四小姐是哪个鲁家的姑娘,只得道:“四丫头说她跟鲁四小姐相交甚好。临走时,想要约上一二,却不晓得她家人走了没有。”

老嬷嬷很是为难:“这就难办了。”

谢氏只得道:“也只能如此。这孩子,同人说了那么久的话,连人家是哪家的都不晓得,真是个笨地。还请妈妈多替我向太夫人道谢。”

……

谢氏拿着药,对着世英道:“太夫人亲自命人送了药给你。”又道,“现在就擦上吧。”

世英闻了那药的味道,不由地捂住了口鼻,厌恶地扭过了头:“味道太难闻了。我不要。”

谢氏也嫌这跌打药的味道不好。也就丢开了手,只是泰宁侯太夫人巴巴的叫人送了这个过来,这里头的意味着实有些道不明白。

是对世英的示好?

又或者是……

谢氏不晓得怎么想到了泰宁侯那深邃令人莫测的双眼。拥有这样的眼睛的人,定非一般人。若是泰宁侯真的成了她的女婿,那该多好。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让谢氏暂时中断她的遐想。。

“怎么停下来了?”坐在外厢的金莲大声对外面道。

过一会儿,仆妇回道:“太太,前头吏部考功清吏司主事章大人家眷的车横在路中了。”

“让她们挪一下,我们绕过去。”

仆妇立即去交涉,不一会儿便让人打发回来:“太太,章大人家遇到些事。车暂时……”

只听得那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谢氏挑了帘子朝外头看去。章家的蓝色绒布马车边跪着个年轻人,只是不住地在地上磕头。谢氏指着那个年轻人问道:“那个是谁?惊了章太太的驾?”

仆妇对着外头瞧了一眼,轻声道:“是章大人的一个庶子。来接章太太晚了些。”

谢氏甩下帘子:“她若是要教训儿子回家刷威风去。在这里给谁看的?”

仆妇却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干笑。

世英看了看:“母亲不必生气。她堵在那正好,我有话想同母亲说。”她挥了手命人出去,金莲原本是坐在外间的,一听如此,也顾不得这是在外面,从车上下来,往后头车上去了。

世芸亦注意到外头的事情。

那个年轻的男子不住的磕头,一句解释也没有。木然地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仿佛是已经做惯了这样的事。

她有些悲凉地看着那个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的男子。即使是庶子,也该留三分面子,怎么能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

如果是章太太亲生的儿子,她必不舍得在外头给他这样的难看。

庶子,就是让人这样遭际的。只是因为卑贱的出生,便让人任意糟蹋。

且不说只是一点点不是,就算不是他们的错,到最后为了保存自己,也要将错误推到他们的身上。

保全了世英,自己那样狼狈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若是她是嫡出,她大可不必这样,至少不会令自己失去那样的机会。

泰宁侯府……她有些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泰宁侯府能要一个今日出了丑的人做女主人么?泰宁侯太夫人又送了跌打药给世英。

世英方才落落大方的模样肯定赢得了泰宁侯太夫人的心。

而世英,先前那羞涩的模样,显然是中意泰宁侯。那样英武的男子,怎么让人不注目呢?就连她也有些动心了。

只是旁人看不上她罢了。

她不行,那就找旁人,可是又必须是她的姐妹,跟她处于同一战线的,那是——世萱。

世萱比自己长得好看,而且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非同一般的气质,就连她常常都觉得五妹长得极为出色,令她挪不开眼。

有这么一个机会,世萱一定可以超过世英。

只是现在欠缺着机会。

要能创造出一个机会就好了。

马车终于动了。

一阵风吹过,车窗帘飞起。世芸看到那个跪在谭太太马车边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他低着头,瞧不清他的模样,只是他那轻抿的嘴唇露出一丝不甘。

不甘。

又是一个不甘命运的人。

*

收藏啊,推荐啊~

《庶庶一家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