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早安老公大人最新章节免费版 by公子轻歌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反攻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

现代言情已完结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由网络作家公子轻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唐夏,殷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也许是她注视的目光太热切,殷承安突然睁开了眼,唐夏惊慌的别开眼,努力做出平静地样子。 殷承安扫了她一眼,眼神从迷茫倒清明,再到阴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2:08: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由网络作家公子轻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唐夏,殷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也许是她注视的目光太热切,殷承安突然睁开了眼,唐夏惊慌的别开眼,努力做出平静地样子。 殷承安扫了她一眼,眼神从迷茫倒清明,再到阴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免费试读

也许是她注视的目光太热切,殷承安突然睁开了眼,唐夏惊慌的别开眼,努力做出平静地样子。

殷承安扫了她一眼,眼神从迷茫倒清明,再到阴沉。

“你跟沈濯云什么关系?你怎么会认识他?”

他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倒是把唐夏问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沈濯云是谁,她抬眼看着他,平静道,“你会关心吗?”

殷承安眼神又是一沉,他忍着怒气道,“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殷太太!昨天你的举动已经让我成为商业圈的笑柄,唐夏,你可真给我长脸!”

唐夏就算是铁打的心,这回儿也被戳成窟窿了,悲到极致,她反而笑出声,“是啊,若非我让你丢脸,高高在上的殷大总裁又怎么会吝啬看我一眼?”

这句话不知道戳到了哪儿,殷承安听起来不舒服极了,他冷着脸,沉声道,“你嫉恨不过,推苡微落水,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在爷爷那儿乱嚼什么舌根?”

唐夏怔住动作,“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是我推她下水?”

“装什么装?”殷承安冷笑,“苡微善良,不让我追究,暂且揭过,可是爷爷向来不插手公司的事,但今天他突然打电话让我辞退苡微,难道不是你说的?这种事情,你向来得心应手不是吗?”

唐夏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心脏病,否则真会被这个混蛋给气死,她捂着额头深吸了一口气,灵魂深处蔓延出一股无力,她机械的说道,“我难道不能这么说,她不要脸来破坏我的婚姻,难道我就该坐以待毙?我没再让她滚出国,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殷承安脸都黑了,唐夏要是个男的,恐怕这会儿他已经揍过去了,他啐了一口,冷笑道,“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的婚姻不是被她破坏的,因为它本身就是残缺不全的!”

因为它本身就是残缺不全的!

殷承安走后很久,唐夏脑子里都在回荡这句话,不用殷承安提醒,这三年她比谁都清楚,可既然清楚,为什么不干脆放手离婚呢,这个问题,她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答案是否定的,如果离了婚,跟殷承安从此陌路,那么她这三年的付出又算什么,一片空白吗?她不甘心。

唐夏没来得及伤Chun悲秋,电手机就响了。

她整理了一下情绪,接过电话,口吻平静道,“喂,哪位?”

“小夏,是我。”

唐夏一怔,放柔了语气,“爷爷,你怎么跟我打电话了,身体还好吗?”

“好,挺好的。”殷旭的声音还算硬朗,试探道“承安没去找你吧?”

唐夏想到老爷子的良苦用心,垂眸否认,“没有,怎么了?”

“没事,”老爷子打圆场,“过两天我要出院了,你那天有空的话,能来接我吗?”

唐夏笑笑,“您这说得什么话,我当然会去接,具体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你跟承安一块儿来吧,东西有点儿多,让他帮着点。”

唐夏手指一顿,许久才说了一个“好”。

话是这么应承,但唐夏一时半会儿根本不想跟殷承安见面,所以这么拖着拖着,拖到老爷子出院的当天,殷承安突然给她打电话,说让她直接去医院。

唐夏松了口气,心中淡淡的怅然。

唐夏到得早,她不喜欢迟到,康复中心这边儿一直人满为患,她就站到外面等着,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才在人群里看见殷承安。

他今天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黑压压的人群里其实并不出彩,只是唐夏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只要殷承安一出现,她就像装了GPS**一样,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思考间,殷承安已经走到了她跟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沉声道,“进去吧。”

唐夏在原地顿了几秒,慢慢跟上他的步子,一前一后,没有任何的交流。

进了康复中心,才发大厅都是人,电梯被堵得水泄不通,嘈杂的人群里传来男人嘶吼的声音。

“放屁!老子好好的媳妇儿送到你们医院,上午还跟我说话,下午人就没了,今儿你们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从这儿过去!”

男子胡子拉碴,红着一双眼挡在电梯口,手里还握着一把水果刀。

唐夏蹙了蹙眉,扭头对殷承安道,“走楼梯吧。”

殷承安还没说话,旁边就有人小声道,“楼梯正在改修,不能过。”

殷承安抿着唇没说话,医生跟护士企图说明情况,但是男子情绪激动,根本听不进去。

唐夏拿出手机,正打算报警的时候,殷承安突然朝那男子走去。

“多少钱?”

他问,声音冰冷。

“什么?”男子没反应过来。

殷承安目露嘲讽,“你想要多少钱?人已经死了,你来这里闹,无非是想让医院赔几个钱,直接说个数吧。”

男子脸色一变,恼羞成怒,大骂道,“放你***屁!”与此同时挥刀砍向殷承安,唐夏扭过头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都要跳出来了,想也不想,就挡到殷承安身前。

唐夏只觉得胳膊一疼,下一秒天旋地转,就被一双手抱进怀里,她感觉胳膊好像被温热的液体浸湿了,她闻到了血腥味,却不敢伸手去碰。

男子大约是没想到伤人,眼见刀子沾了血,也愣到了当场,殷承安看着唐夏羽绒服上浸出的血液,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他一脚将男子踹翻倒地,弯腰将唐夏打横抱起,声音带着惊慌,大声吼道,“医生呢,医生呢!”

唐夏缓了缓神,觉得这个样子有些尴尬,就推着他,低声道,“放我下来,我没——”

“闭嘴!”

殷承安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甚至有些发颤,“谁他妈让你过来的,多事!我会让他伤到我吗?你这个蠢女人!”

唐夏顿住动作,抬头望向他。

殷承安脸色发白,仿佛这一刀是捅在他身上一样,而她就是那个捅刀子的人,因为他看着她的眼神有几分咬牙切齿。

唐夏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放下吧,一会儿我给爷爷打电话,说我有事不能来,你不用为难。”

殷承安的脸色更难看了,但此时医生已经过来了,他紧绷着下颌,没有再说话。

穿得厚,伤口并不深,但也缝了三针,唐夏看着胳膊上丑丑的蜈蚣,轻轻蹙了蹙眉。

殷承安顿了一下,抬头问医生,“会落疤吗?”

“缝合的伤口,一般都会落疤,如果觉得不雅观,等伤口愈合,可以去整形医院祛疤。”

医生走后,唐夏慢慢将胳膊放下来,抬头看了眼殷承安,说道,“你去接爷爷吧,这么久不来,他该着急了,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

殷承安蹙眉“你的车呢?”

“保养去了。”唐夏撒了谎,**后,她的车子已经在车库放置了一个月了,因为不在意,哪怕他在旁边经过,也不会认得出。

殷承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在这儿等我。”

他让等,唐夏就等,从下午等到晚上,医院医生都换班了,他也没来。

唐夏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拿着医生开的药,离开医院,回了公寓。

夜里十点多,唐夏正要睡觉的时候,突然听见公寓的门被大力推开,接着就听见有人匆匆上了楼,还没等她跳下床,门就被被推开了。

殷承安喘着气站在那儿,脸色很不好看。

“不是让你等我吗?”

唐夏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淡淡道“我以为你忘了,反正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