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橙光大汉公主 免费阅读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最新章节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

古代言情连载中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由网络作家苏小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妍,卫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平阳公主笑言:“你这张嘴,跟在陛下身边久了,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从前在府上时,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听婢女说,我昏睡时

北京星空奇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7-28 18:02: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由网络作家苏小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妍,卫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平阳公主笑言:“你这张嘴,跟在陛下身边久了,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从前在府上时,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听婢女说,我昏睡时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免费试读

平阳公主笑言:“你这张嘴,跟在陛下身边久了,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从前在府上时,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听婢女说,我昏睡时,你一直都守在寝室外,一天一夜没有合眼。”

卫青见平阳公主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也算是安心了:“这都是臣应该做的,只要公主安康便好。”

卫青看平阳公主眼神中的脉脉情意,是平阳公主不曾发觉的。卫青自知自己就算是再富贵,在平阳公主面前也只是那个跟在平阳公主身边的马奴,是没有资格与平阳公主站在一起的。

卫青不敢对平阳公主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心这东西,是控制不住的。

平阳公主这才想起,那日在小溪边,自己回头看到了卫青的脸庞:“那日在小溪边,你怎么会跟来。”

“臣怕公主一个人会有危险,一直跟在公主身后,只在远处看着,不敢打扰公主。”卫青解释道。

平阳公主在院子里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天黑,都没有离开。卫青只是站在平阳公主身后默默陪着,不敢出声打扰。

天空渐渐下起了雨,卫青去拿来了伞撑在平阳公主头上,自己却淋着雨。雨越下越大,一发不可收拾,正如平阳公主悲泣的心。

这一夜,卫青坚毅的撑着伞,尽管自己已经被淋得湿透,也要保护平阳公主。直至太阳升起,终于雨过天晴。

平阳公主回头看到已然浑身湿透的卫青,瞬时间,平阳公主的心微微颤动:“你都已经湿透了,快回去沐浴更衣,别染了风寒。”

“只要公主安好,卫青怎样都可以。总算是雨过天晴了,公主的心,也该雨过天晴了吧!”卫青淡淡的笑容也掩饰不了已经感染风寒的事实。

卫青本是想自己回屋里休息,不让平阳公主担心,只是,卫青转身离开时便再也撑不住。

平阳公主见卫青晕倒在地上,立即去扶起卫青叫喊着:“来人,来人呐,去请医工来。”

“诺”婢女急忙跑来。

平阳公主正在院子里看曹襄练剑出了神,心想着,其实那日卫青说得也对,不是也该雨过天晴,让一切都随风而逝了?

婢女走到平阳公主身后禀报:“公主,卫侍中醒了。”

平阳公主点了点头起身走向卫青的寝室,卫表看见平阳公主走进来,正在起身向平阳公主行礼,平阳公主伸手阻止道:“你还在病中,就不必行礼了。”

卫青到底是为了保证平阳公主而染了风寒,平阳公主心里多少是有所触动的。

“多谢公主。”

“我方才也想过了,你说得对,我也不能一直这样沉浸在伤痛里,我还有襄儿。我要从伤痛里走出来,也该到了雨过天晴的时候,不是吗?”平阳公主也没有卫青想的那般柔弱,却让卫青有那份想要拼命去保护的心。

卫青微微笑着,尽管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公主能这么想,陛下就能放心了。”

与其说是让刘彻放心,倒不如说是卫青总算是能放心了。只是卫青与平阳公主尊卑有别,说话总是要懂得拿捏分寸的,不能说得太明,让人猜疑。

春末,天气宜人,刘妍感到很舒适,并没有去昭阳殿,而是留在了自己的寝殿——长亭殿。刘妍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秀丽景色笑得开心。

刘彻悄悄走进长亭殿,并没有让宫人通报。刘妍看得出神,忽然听见刘彻在身后的声音:“妍儿,今日怎么不去昭阳殿?”

刘妍回头,看着刘彻嘟着嘴说:“父皇,母亲现在有了女弟,是不是就不要儿臣了?”

刘彻抱起刘妍走到案几前坐下,抱着刘妍在怀里哄着刘妍:“母亲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现在女弟还小,更需要母亲的照顾。父皇知道你是个懂得爱护女弟的好孩子,你可以帮母亲一起照顾女弟,不是更好?”

刘妍抱着刘彻撒娇:“父皇,若是儿臣与母亲一起疼爱女弟,母亲还要儿臣吗?”

刘彻轻抚刘妍的后背说:“妍儿,你母亲从来没有不要你。纵使日后你母亲有再多的儿女,你也仍然是父皇和母亲的女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你说父皇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妍的担心这才放下了,看着刘彻的眼睛笑言:“父皇,你今日去过昭阳殿看嫱儿了吗?”

刘彻对着刘妍一笑说:“父皇没去过,才下了朝,就来长亭殿看我的卫长公主了。”

此刻,刘妍才明白,依刘彻的话,自己永远都是刘彻和卫子夫的女儿,无论刘彻和卫子夫日后再有多少儿女,刘妍对刘彻和卫子夫而言,始终是那般意义非凡的长女。刘彻和卫子夫,必会是最为疼爱刘妍的两个人。

刘妍拉着刘彻的手说:“父皇,我们现下就去昭阳殿,看看母亲和女弟。”

刘彻知道刘妍是不再生气了:“妍儿,你自己先去昭阳殿,父皇还要去未央宫处理些政事,而后再去昭阳殿找妍儿可好?”

“好,那儿臣先去昭阳殿看母亲和女弟,父皇与儿臣说好了,可一定要来啊!”刘妍一口答应了刘彻。

刘彻摸了摸刘妍的头,点了点头,便放下刘妍,拂袖而去。

刘妍对着刘彻渐得渐远的身影,欠身行礼:“儿臣恭送父皇。”

刘妍带上几个侍女,坐上步辇,向昭阳殿的方向去。才到昭阳殿门时,刘妍便看到卫子夫的侍女莫愁,站在殿门外一脸愁容,焦急不安的样子。

刘妍下了步辇走向莫愁,莫愁向刘妍躬身行礼道:“奴婢拜见卫长公主。”

“莫愁姑姑,你怎么了,因何事而如此不安?”刘妍看着莫愁问道。

莫愁急切的回答刘妍道:“回公主,夫人被皇后陛下宣召,去了椒房殿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不知道皇后陛下会如何对夫人,怕是凶多吉少。”

刘妍听到卫子夫会出事,便立刻向椒房殿的方向跑去。莫愁与后面的一众侍女跟在刘妍身后跑着,刘妍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向侍女们命令道:“你们都不必跟来,本公主自己去。”

莫愁担心刘妍的安全,对身边的侍女道:“还是悄悄跟在卫长公主身后,以免出什么事。”

“诺。”侍女们追着刘妍,不停喊着:“公主,公主……”

直到刘妍越来越靠近椒房殿,几个侍女十分惧怕陈娇,再也不敢往前跟了,只好在刘妍身后不远处观望着急。而莫愁便允自去了长秋殿告知皇太后,希望能够救卫子夫于水火。

刘妍跑到椒房殿门外,那椒红色的殿宇,富丽堂皇,让刘妍瞬间叹为观止。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椒房殿外居然没有任何人在把守,殿门也是关着的。

刘妍走上前去,悄悄将殿门推开一条细长的门缝,向殿内望去。

只见殿内陈皇后跪坐于案几前,只有一个侍女在殿中,没有其他的侍女。卫子夫跪在殿中低着头,殿中的侍女手中拿着细长尖锐的玉簪站在卫子夫身旁。

陈娇坐在正位对卫子夫厉色道:“卫子夫,就凭你一个区区平阳侯府的歌姬,也会有今日宝贵。想勾引陛下以搏圣恩,进而来替了本宫的位子。”

卫子夫低着头极其谨慎言之:“皇后陛下,臣妾能承陛下恩宠,常伴君侧,已是万幸。可臣妾从未有过逾越之心,更是不敢想有朝一日能够入主椒房。”

陈娇一副得意的样子,对卫子夫轻蔑一笑道:“哼,你即便是有此意,那也是痴心妄想。你不过是区区贱婢出身,哪里有那个命数能够位及皇后。”

刘彻对卫子夫的宠爱,总是会让陈娇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越想就越是害怕。

“妾身出身卑微,岂敢有僭越皇后之心。”卫子夫恭敬说道。

紧接着,陈娇向站在卫子夫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在陈娇身边侍候久了,自是会意微微点头。侍女走到卫子夫身前,抬手便向卫子夫的脸上打去,打得卫子夫的脸火辣辣的疼。

卫子夫捂着被打得泛红的脸,忍着脸上疼痛,仍然柔声对陈娇道:“皇后陛下,妾身服侍陛下乃为本分,不知何处有错,请皇后明示。”

“你还敢诡辩,眼中还有没有本宫这个皇后了?”陈娇伸手拍了案几,向卫子夫身边的侍女使了眼色。

侍女又一次代替陈娇伸手去打了卫子夫的脸,刘妍站在椒房殿门外,虽然透过门缝看到了殿内发生的这一切,身为女儿,却什么也不能做。

刘妍就这样看着生养自己,疼爱自己的母亲就这样被人凌辱打骂,却只能在门缝处看着也无能为力。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刘妍的眼泪止不住的从刘妍的眼眶夺眶而出。

从不远处传来通报声,刘妍一听便知道是皇太后来了。刘妍赶紧向皇太后:“卫长拜见皇祖母,皇祖母长生无极。”

皇太后非常疼爱刘妍,对刘妍很是亲切:“卫长,平身吧!”

刘妍依礼起身,抬头看向皇太后恳切地求道:“皇祖母,快进去救救我母亲。”

皇太后用手帕拭去刘妍脸上的眼泪,对刘妍细语:“卫长,你母亲怎么了?别再哭了,皇祖母会给你母亲作主的。”

刘妍上前去拉着皇太后的手急切的说:“皇祖母,皇后陛下让人打我母亲。皇祖母再不进去,我母亲就要被皇后陛下打死了。”

皇太后牵着刘妍的小手向椒房殿走去,刘妍紧紧握着皇太后温暖的大手,随着皇太后的步伐走向椒房殿。

“拜见太后,太后长生无极。”陈娇见了皇太后便见礼道。

刘妍虽然很不喜欢陈娇,但也必须依礼向陈娇行礼:“卫长拜见皇后陛下,皇后陛下长生无极。”

皇太后颇有威仪道:“免礼。”

刘妍看见卫子夫倒在地上,便疾步走到卫子夫身边。卫子夫肤白胜雪的脸上,掌印通红但还是对刘妍笑道:“妍儿,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